大悲咒全文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佛学知识

小雨中的后悔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9-11-15 09:32:02  编辑:  阅读次数:

小雨中的后悔(发贴人:浮生小宝宝)

\

雨似雾,在若有若无地下着,仅仅润透了地皮,并不湿脚,而空气却顿觉清新了许多,因此,我一点也没有要避雨的意思,反而比先前走得更悠闲、自在。路上行人很少,我不慌不忙地走着,一任小雨淋着脸颊,慢慢沉入了对往事的回忆。

\

那天也下着这样的小雨。

十年前,我刚萌发了学佛的念头,人生观的突变给家里带来了“龙卷风”,亲人们被我的“奇谈怪论”吓住了。母亲瞪着惶惑不安的眼睛看着我,仿佛我不是他的儿子了;父亲则力图凭借他在家中的权威来压服,迫使我放弃信仰;大哥冷眼旁观,他蔑视我的“没有出息”;姐姐的嘴抿成一条线,她保持缄默,因为她马上要出嫁了;小妹的态度没什么价值和份量,她还不大懂事。我完全孤立了,没有一个人理解我、支持我。孤独感增加了几分寒意,使我的心在颤抖。

没有一个人同意我的选择,我委屈地跑出家门。

外面下着雨。

多难克服的重重障碍呀,来自社会舆论的压力,领导善意的规劝,同事的关心、开导,就好像我会铤而走险一般。我竭力向他们解释、说明,可是他们像哄小孩一样地对待我。从人们的眼光里,我看到了自己的形象:变态心理、感情冲动和逃避现实。呵!“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犹可追。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究竟有什么错?古往今来,追求真理为什么这样难呀?

我不知该问谁去,只有悄悄地难过。

在那些日子里,我仿佛跌进一个深不见底的洞窟。我呼喊、挣扎,可是听不见回声,看不到人影,空旷得如同在大漠深处。但我没有绝望,更没有崩溃,是对觉者的信仰在精神上鼓励着我,支撑着我。然而,我的身心俱已衰弱,我正在经历生平第一次最为严峻的考验。我觉得自己要败了,败在世俗的观念,流行的思想,舆论的箭簇和母亲的泪眼前。看来还是不要追求的好,真理,那也许是诗人的憧憬、画家的幻觉和音乐家的灵感。而我只能循规蹈矩,不能越雷池一步,这样会顺利得多,轻松得多。我何苦要去同习俗作战?我也只应该作个孝顺儿子,仅做母亲期望我做的事,那样我会尝到更多的欢乐。我何苦要无休无止地折磨自己呢?“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我不甘就此沉沦,只有耐心地等待奇迹出现。

奇迹终于出现了。国务院批转下达了宗教局有关开放寺庙的试行办法,随即报刊上陆续发表了一些正确认识、估价宗教的文章。有的文章这样写到:“那种认为随着社会主义制度的建立和经济文化在一定程度的发展,宗教就会很快消亡的想法,是不现实的。”它澄清了事实,拨开了迷雾,使人不由得耳目一新。冰河解冻了,信仰的船儿趁机起锚开航。

办好一切手续,把户口转入空门后,我走了,没有半点踌躇,朝神圣的寺院走去。

车刚驰出郊外,天上就下起了雨,细细的雨丝粘在车窗上,景色模糊了。我心里想,天公为何流泪?也许是为我探求宇宙人生真谛的焦渴心田,专门洒下的甘露吧。

南方的雨,缠绵、悱恻。挡风玻璃上,刮雨刷不停地划着半圆的弧,但永远划不出一个完整的圆。人生也是如此。我忽然想起前人的词:“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然而,此时的我,身心自在。

通向庙宇的路有些泥泞,浅浅的水洼里映照出灰蒙蒙的天空。石阶旁的翠竹挂满晶莹欲滴的水珠;空气中含有蘑菇、竹笋和野花的气息。山下的闹市离我越来越远了。一个我所熟悉的世界被抛在脑后,金碧辉煌的寺庙已隐约可见。

小雨仍在下,仿佛在为一个远方归来的游子沐浴,为他洗去尘垢,让他干干净净地回到家里。

那天,已经逝去很久了,在我的记忆中变得愈来愈淡薄,唯有那温柔可爱的小雨,仍然留存在记忆深处。虽然,由于种种原因,我发出“天生成佛我何能”(曼殊大师的诗句)的叹息,只做了学佛的居士,但我仍旧执著地写下这段“小雨中的回忆”,以纪念十年前,我的那次不平凡的抉择和王侯将相莫能为的小雨中的艰难攀登。

窗外的小雨,仍在下着。

本文链接:小雨中的后悔

上一篇:慧律法师《往生是现在的事》

下一篇:慧净法师讲演集一 增上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