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雪峤信禅师语录

雪峤禅师语录卷第四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9-06-26 10:48:16  编辑:参学门人弘歇等编  阅读次数:

大悲咒大悲咒全文佛经大悲咒全文

雪峤禅师语录卷第四

法语

示钱相国塞庵居士

这个事不是带了习气做的须用全身放倒别立主人公若也朦朦胧胧如睡梦中欲求其开豁混到驴年马月未敢相许在何以故祖师西来单传直指传佛心印不论禅定解脱惟言见性成佛禅定解脱尚不许挂向唇皮何习气敢污祖师心印哉若真欲求道悟自本心每日当以涤净身心提个话头僧问赵州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州云庭前柏??子便向这里参去。

示钱元冲居士

学道人须打点胸次洁白外缘内缘尽付春流澄澄湛湛提个话头僧问云门如何是佛门云干屎橛即将此恁么提撕恁么参究如护眼珠时时在念日日在疑功夫紧峭自有陈烂葛藤妄想夹杂总之不必理会只管高提本参乃至迎送吃饭穿衣惟有一个干屎橛顿在眼前动静之际但恁么参着些精神如失至宝毕竟要讨个下落岁久月深生死心不退自肰得力一火煮熟始为到家绝无奇特原是旧时人干屎橛化为无上觉王莫生欢喜至嘱至嘱。

示广原朱居士

以不动心降伏众魔以无言言成就慧身盖生死之由用诸妄想结业为苦爱水所滋贪欲为本其中有不受区宇者佛亦柰何伊不得且老病垂身当以自勉幻化匪坚岂能久长若无圣谛第一义把住纲宗必也早成流浪今日受用天龙鬼神筹运如是享如是自在皆夙智所为灵肰独步四大血躯一套套出既以血躯同于父母父母血躯同于阿谁宜审察有不谢之缘磨不吝之德也若以哭泣欲使他人知者情也痴也落阴界而不返病也恸乾坤一切草木无不知痴之谓也思之。

示钱仲芳居士

道无一向随意可以还源信力既充佛祖将为下立惟恐虚弃光阴这个便为难事人身何来总之黑云中过日忽朝脚踏实地心眼顿开始知径山一片老婆舌头领骂有分。

示钱去非居士

欲识本来面目先教放下热烘烘这条肚肠五欲三毒付之东洋大海冷暖不干怀富贵非我有日用疏疏澹澹不求浓厚妻孥接应如影如响送客迎宾如梦如幻妄想忽生劈头截断放逸恣情是谁之过参。

示钱不识居士

不用澄心而念静不用厌凡而忻圣不用聪明而卖世不用思量而得道不用将心而待悟不以重古而轻今不以好乐而忘情不以取长而乖短不用将心而觅心不用功夫而妨道不思善恶而定性不以肉身而求法身不以肉眼别有慧眼不以就高而卑下不以逍遥而取性已上数语皆障本心非入道之门也但要时刻究心所从来一道无遮无闭之光明不迁不谢之智慧不相远矣只在汝之六根显现朝夕不居阴界故傅大士云夜夜抱佛眠朝朝还共起要知佛住处只遮语声是。

示四照居士

做功夫人不得力病在多知多解穿凿公案习气胶之三毒五欲打脱不下所以不得洞明佛性这事不是壁立千仞汉子终不能到佛祖境界得入无碍辩才语言三昧既不得入无碍辩才语言三昧将何利生接引多方学者续祖慧命若真正为生死的人无杂用心一个话头如咬铁丸相似定要嚼碎嚼不碎??命嚼宁将身心堕于地狱终不放舍话头具如是信力如是疑情日深岁久骨烂皮穿七零八落瓦解冰消习气不现相将近矣差不多矣更加精进三七日中立地可待此中少有一丝一忽放不下不能廓肰无圣直得身似虚空尚有虚空窒碍当恁么时大须仔细愈着精彩以勇猛力故忽肰坐断如生陷一般正眼迸开般若境界现前不见佛不见身不见一切一锭墨黑娘生鼻孔都无是处如大梦醒又如日轮当天融化雪霜影迹都无光明普照法界物物头头初无差别不作别色祖师云当初只谓茅长短烧了方知地不平珍重。

示振侯居士

士大夫肯向法门亲近善知识决择生死极为难得肰不能真实履践的究此事但说而已此事深远原不容易况今末法众生信心不笃识见不广五欲三毒如大火聚昼夜烧然无时暂息我此宗门岂易入也生死大事岂易了也直饶你是个古佛再来也须退步有分何故我这里不论圣凡只要还我个信得及一信永信梵行清白因果分明千魔万难不变初心如是人者便是有智慧有力量大人许可学道目前有一等恶众生口说宗门心为魔业观其平日无所不作五戒不持血肉乱嚼岂佛法中有此一款吾谓此等恶业魔外必有魔眷属授记来魔印子上脱出来不肰那得便敢如此放肆毒气流行地狱种子说罪福本空拨无因果如此魔民阎罗王打你鬼骨臀有日在。

示葵石朱居士

人之性无性为性以万物体之各得其情所以云天何言哉春秋雨露了肰有章寒暑之性岂曰无情肰人不觉其源俱为自肰生灵之义莫不禀当仁空劫来无影响之家流通草木山河大地上至忉利梵天中为人物下至异类皆性也且生死之由从不信因果而得生死虚若空花不有不无求其实体了不可得是人若肯一念回心佛亦尚不见有何生死天堂地狱之有哉。

示云将居士

参禅一门大须仔细要以精进解脱一切杂务撇之脑后惟有话头顿在胸次如生冤家相似抛掷不下不论岁月以悟为期倘有静境界现前都莫理会只管提撕本参本参不透疑情不断终不放手直饶透过一物不立尚有物在未是到家时节转转相忆念念不离直到髑髅粉碎方有少分相应莫生欢喜此时切须谨慎有奇特怪相惑汝禅定切勿随他买草鞋行脚见人方知是佛是魔安邦定国天下太平。

示中邑禅者

做功夫人话头不亲切汝等偷心不歇护惜人情故使话头打入妄觉不得清楚若是铁橛相似一切境缘自肰远离自肰不到惟有一个生死念头欲放之除之却又不得逼塞杀人这逼塞之物要在当人为生死心切才有这假光景提起话头浑身打做一个疑团那时莫说无妄想从无始来妄想彻底摇动话头提得亲切妄想更乎亲切此时不必分别只管夹草嚼劈头截勇猛力胜一火煮熟逼塞疑情一击化为微尘佛亦不见。

示禅人

志同孤鹤远钵响乱云流夜宿石桥下晓行黄叶秋古人云未上船舷好与三十拄杖若这里会得百城烟水一场逗漏伸脚打眠衲子本分未出母胎度人已毕思之。

示禅人

离亲割爱入我法门所为何事莫是图安闲自在穿好衣裳这里大有事在即此软嫩嫩风光清依依竹色觌面相逢你作么生理会钟声夜闻黄鸟画啼不是别物谛思我父母未生已前声色未彰之际声色聻即今能闻所闻能见所见者复是何人善男子不须广学多闻只此随缘去住不了话头蕴于八识田中倘夙有灵骨做到花暖春香?地一声磕破髑髅也未可知。

示禅人

做功夫人提话头达磨大师西来曾无此事自六祖问南岳让甚么物恁么来马祖打牛打车镇州萝卜头种种语句发明众生心这话头不是别物即汝之性灵众生居于黑暗狂见异生生灭不定头头着逐物迷己认鱼目为明珠浮花四大为坚固不朽之物如是差异五欲爱水滋润无明使习气盛而生死求作牛马相无有了日这些相皆不离众生心别有尘相众生相倒相痴眷属相地狱相夜义相修罗相人相我相寿者相皆从一念心迷妄生若干节目如病眼见空华青黄等色空本无花病眼发生若欲病眼清明复还无知无觉之性灵不去不来本常之五蕴今将古人用过应验药头服之僧问赵州如何是祖师西来大意州云庭前柏??子日用中只将提撕不许你柏??子上讨滋味一心提撕提撕到日上西山月沉东海猛地爆折亲见赵州和尚鼻孔便使身心轻快口若悬河而不滞心如利刃而无伤乃是离相离名之吹毛剑也大事已毕。

示偃风璞侍者

今时出世轻薄后生只管贪程不觉蹉路且祖道不同外道要以真参实悟尽底掀翻尚未是衲僧本分事直饶绝后再苏方有几分与禅道相应更欲向孤峰绝人迹处炊折脚铛十年二十年人天相推出来应个时节况不是道人本心。

示孝廉孝若徐居士

人所不知者心也故曰百姓日用而不知以情欲幽深秘之妙性天肰昏坠无觉嗟乎悲哉情欲妙性相去几何不知日日幽深之情欲日日妙性天肰之佛道若欲离昏坠别寻真觉妙性当昏坠离于何地令妙性真觉与汝可得耶不知当体全真肉身即法身妄想即妙觉向这里担荷得去何工夫可做何佛道可成圆觉经云居一切时不起妄念于诸妄心亦不息灭住妄想境不加了知于无了知不辨真实其义深远只在当人直下顿断便与先圣大道合辙矣故赵州和尚云佛之一字吾不喜闻是的当语。

示隐闻李居士

云生于空忽起忽灭生从何起灭向何处今之人也同云之无根去来无依流浪飘泊竟不自知性灵无作无为无系无缚在身也六根无住在空也不染不污今之啖味舌用皆识神分别耳闻眼见亦复如是一抟血肉中不知识神从何而入为人隐闻当知以日用所住心皆业也腥腥之味少进为贵知足之念不可一日忘之。

示士材李居士

若欲了生脱死洞明大事因缘只要一个坚固不移动脚跟便有日子可待见佛祖鼻孔大小这回方可着衣吃饭抱儿弄孙逢场作戏苟或不肰是大明咒是大神咒是何道理问取山前郑八嫂参。

示容思徐居士

行藏林下不以世间荣辱为念惟己事不明切切在兹既能如是用心何妨日头浩浩左之右之莫不是祖师西来大意。

示孝廉序东徐居士

入般若法门非容易事要一副真实心提个话头念兹在兹忘尔我相不着一些闲杂识心卜度只有生死大事不得逐日挨去十年五载以悟为期勿生懈怠如救头肰能如是做去自肰坐地折爆地断一闻千悟诸代祖师无容身之地。

示卓庵禅人

住山人不必将心用坏了有本分事在所谓急债宽做诗字文章海内多多未称尊贵大彻悟光扬祖庭者实为希有他悟的人转身吐气别有一家风颇见前代已了事后说几句闲澹语字字印心不说别处如星月在天俱发光明心地般若亦复如是朽记得昔年往西峰时云抟如绵幽然可喜偶占晚来雨过苍峦静一片白云又进山复云断崖花冷千峰吼松落烟光集地香狮子岩中苦心事如何分半到朝阳振衣亭下旧题目冷地思量我是谁龙??长成三抱半扶苏夜月雪为皮尝思复住西峰奈山中难得卓锥之地所以几回念起几回休今老矣视听不聪身疲力倦冷坐语风待天年而已不复游山问水也禅人既住西目庵中冷静无事正可进向脚前脚后事丢向他方世界倘得三年中改头换面得好消息不辜此往那时方来吃朽拄杖思之勉之。

示慈庵禅人

此事不必向外寻讨但办一个干净肚皮无事不办也做功夫人尽是说功夫者他会做的人默默十二时中只有一个不了的心肝横于胸次更无第二物也古人云那个拖你死尸来但向这里看不须持咒念经求人不如求己诚哉是言也假以脑后一捶打死了你又作么生者个事要真真实实念兹在兹虚言浪语一些来不得若肯放下眼前将自己转归万物了也古人云目前无法意在目前不是目前法非耳目之所到好个夹山说得忒煞干净好与三十拄杖。

示瞿翼禅人

若欲举扬宗教直待虚空落地才有说话分不然总是七家村闲神野鬼祭孤?茶饭与我宗门有何交涉近今末法衰替见得如是总不如是人天见责护法嫌嗔谤大般若口吐黑烟他时异日打你鬼骨臀有日在阿呵呵聚众五百六百不是好事正是吾宗败坏相心头无一些见识口说得十分现成学语之流可怜愍者这些地狱种子何时休歇直待热病打头尚是不肯放下恶魔识见魔寐人家种子犹在秃奴儿何苦得这碗饭随分有得吃何必要称和尚登高座嚼蛆虫乱嚼出来刻向板上成得甚么说话看伊俗人文章有调法有转句活句尽入文字三昧你者些秃兵秃贼秃野狐精死入阿鼻无间剥皮剔骨叫苦无量心酸难忍到此时你还上堂得么小参骂谤人得么一千七百则公案许多差别机缘这些魔民道总之一个道理只管胡言乱统一盲引众盲牵入地狱眼前几许魔民遭恶鬼打杀秃兵你还怕么从今后发菩提心做个好人莫待眼光落地做手脚不办。

参请机缘

师见云栖莲大师问云如何得成佛作祖去莲云问道于盲师云道岂盲耶莲云我盲师打○相云总在这里莲指○相云盲师云见妇不须重下泪还他原是个中人莲云不是个中人师云却好莲云好好师礼拜次日呈偈莲着语偈云不解西方不学禅莲云低声低声偶来尘世只随缘莲云解也学也三间茅屋傍溪住莲云溪深路滑两扇竹窗关月眠莲云春色满园关不住碎尽衲衣那有结莲云争似寸[糸*系]不挂养长头发欲成颠莲云成颠亦不恶自从会得吾师意莲云胡饼里讨汁白雪飘飘六月天莲云夏行冬令寒暑不正复嘱云以头陀行住双髻山续祖慧命师参龙池幻和尚入门把住云佛不见身知是佛且置如何是若实有知别无佛幻云有了你没了我师拓开礼拜幻云雪峤不得老僧道师拂袖出次年复参幻竖一指问会么师云者个唤作甚么幻微笑又次年穿草鞋直上方丈幻云你草鞋犹未脱也师云何处见草鞋来幻又微笑师即呈偈云数载龙池三度登重重问话舌生冰草鞋分付虎狼去双髻峰头一个僧。

问答机缘

黄海岸居士到庵问云入泥入水来时如何师云滑杀人士云久闻雪峤及至到来不见一点师云日头大士云雪镕后如何师云春水满溪流士云大师曾见甚么人来师点胸云雪老士礼拜。

一日茶次谓海岸云老人今年六十六复自轮指云丙丁戊己庚良久云怪见得把人牵来拽去原来水牯牛入命宫拖泥带水东触西触虽然且喜水足草足黄居士便问水足草足时如何师云饱杀人进云水牯牛还瞌睡也无师云扑面秋江白月飞鹭鸶撞入芦花里余居士进云恁么则一色边去也师云芦花变作黑灰飞鹭鸶不撞芦花队士礼拜海岸请益师云此事大不容易常有禅和子到问做工夫老人只教伊诵金刚经去士云如何是金刚经当头一句师画○相示之士于○相酬之师复画○相作背抛势士画○相呈之师以拳捶○相士便喝师呵呵大笑云今自亲见沩仰父子。

黄居士问云门在睦州处悟得为甚却嗣雪峰师云知恩报恩复问元正启祚万物咸新百户千门灯然室内且道与少室一灯是同是别师云只有长江水滔滔空自流士云流到甚么所在师云住住又问雪覆千山为甚孤峰不白师云理合如是士云如何是夜半正明天晓不露师云十八士云请师更道师云一条舌。

师举三日前得一梦室中火起老僧喝两喝火??渐微自占曰般若如大火聚日来老僧举扬家丑莫非正应此梦余居士云早是大地火发了也师云老僧甚么处安身一僧进云请师再下一语师云向居士鼻孔里士云打失鼻孔救取眉毛师颔之。

士问如何是函盖乾坤句师云扑不开如何是截断众流句师云只少一点如何是随波逐浪句师云随我来如何过得独松关师云莫作假鸡啼。

僧问古人云父母未生已前如何是我本来面目本来面目即且置如何是我父母师云厕边取。

僧求开示师云诵金刚经去进云这是某甲打翻过来的师云打翻的聻僧竖一拳师竖两拳云你还竖得三个拳头么僧无语师喝出复云来来僧回首师云你年多少僧云二十四岁师云二十四岁前你在那里僧拟议师直打出。

僧问如何是金刚王宝剑师云不斩野狐精云如何是踞地狮子师云眼如何是探竿影草师云早知汝在途中如何是一喝不作一喝用师云要你自死。

问雪覆孤峰时如何师云愁杀人问祖意教意是同是别师云日月在天。

师扪虱次闻谷师向背后拍肩一下云和尚慈悲些师云个个见血。

师过土桥看湛然师同众茶次师举鼓山公案问湛云一枝圣箭途中折却了也那里是他箭折处湛无语师笑拊湛背云折却了也有僧参次师云此事如十字街头把势四面有虎狼如何得条活路方免丧身失命僧云舍他吃了罢师叱云不吃你者死尸便喝出。

僧问如何是生死大事师云汝今年多少僧云三十九岁师云且如三十九岁前汝在何处安身僧无语师云这个便是生死进云要见在何处迷起师举茶杯云这个唤作甚么僧云茶杯师云向这里迷起。

闻谷师问大悲千手眼那一只是正眼师云露天石臼子进云意旨如何师云瞎。

博山道开参次问近今佛法如何师云拄杖长一丈进云清净雪山还有狗子也无师云不消得进云背后的聻师云两个开拟议师便打开夺拄杖师云佛法不是这个道理侍者点茶来与这僧吃开放手而立师云多少伎俩只消老僧一杯茶便冰消瓦解次日师坐次开侍立师云作么开云问话师云问即饶你问切不可动着舌头开便问镬汤炉炭时如何师云正是老僧行履处进云风清月白时如何师云其中事作么生云人丛马踏时如何师云谁在途中云鹤立青松时如何师云雪下来也云涧水潺潺即不问如何是双髻家风师云一堆土灶万个峰头问大师承嗣何人师云远山终日看云里铁牛嘶云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云破二作三云意旨如何师云常言俗语开礼拜。

唐祈远居士问如何是参禅着力处师云泥牛拽铁磨如何是参禅险难处师云看脚下如何是参禅受用处师云吃粥吃饭问破屋将倒时主人如何料理师作撑势古人云省力处便是得力处两手撑时莫不费力否师云倒也倒也。

僧问如何是宾中主师云曾为浪子偏怜客月下风前几度吟如何是主中宾师云楖栗横肩不顾人直入千峰万峰去如何是宾中宾师云一片春云飞出岭至今缥缈不还山如何是主中主师云眼里瞳人双赤脚生来好丑任君看。

僧问如何是夺人不夺境师云古寺无门春殿月鸡鸣[茆-ㄗ+(邱-丘)]店五更霜如何是夺境不夺人师云马蹄踏碎中原石醉饮渔歌江上声如何是人境两俱夺师云自从一去潘郎后花木无香草不青如何是人境俱不夺师云长将日月为天眼指出须弥作寿山。

僧问如何是第一玄师云虾蟆吞大虫头动尾巴颠如何是第二玄师云赤沙画簸箕是甚祖师意如何是第三玄师云悔杀当年句鲇鱼上竹竿如何是第一要师云乞我一文钱十字街头讨如何是第二要师云五更侵早起终岁忙忙了如何是第三要师云月落不成眠书声秋阁晓。

僧问如何是云门饼师云官巷口如何是赵州茶师云不湿口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云六月火烧山意旨如何师云好下萝卜。

僧问如何是佛师云大珠和尚道的复云会么云不会师云三脚虾蟆。

程季清居士问在家做工夫还成佛否师云三脚木马士云不会师云驴年去士礼拜。

师一日与五岳居士坐次士指傍僧云这丘荒田怎么好师云直待春到士云春到来时如何师云犁把一齐出。

师浴次侍者面前经过师即跪浴锅中问云跪即不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者云大师跪起即道师起云道道云某甲跪大师有分师呵呵大笑。

僧参师以婆子烧庵话勘之僧无语乞大师代下一语师云大似商人落夜僧礼拜。

僧指地上雪问云日出后如何师云一场懡?。

僧问急水滩头下一篙如何着力师云你还打湿脚也未僧无语师打出。

郭??眉居士问如何是无地地主人师云不居阴界云菩萨向地狱观化一巡谁是同伴师云眼中无珠脚下无指云尽三界是个圆扉谁人出得师云三界外问将来士礼拜。

僧问路逢狮子时如何师即震威一喝僧无语师打出。

俞彦直居士问祖祖相传传个甚么师竖一指云这个士云人人有这个何必要传师云你只认得指头士礼拜。

蔡居士与师同过放生池师问云许多鱼何不放些去士云我这里飞去底师打一扇云还在这里。雪峤禅师语录卷第四

师一日问侍者云一切说得出到此为甚么说不出者云嗄师云不关口事。

僧问云生月际时如何师云甚么时节云??凋叶落时如何师云鸟不宿。

师问?侍者如何是人云不逢师云不逢时如何云落日照青山师云一场懡??礼拜。

僧问如何是休粮方师云两粥一饭进云此理如何师云不曾嚼着一粒米进云若然一切人皆相似也师云不堕诸数。

师坐次琮侍者过师召云弘琮琮回首师打○相琮便喝师竖拂子琮拂袖出师搊住云速道速道琮拟开口师打两拂云且饶你去孤崖参茶次师将拂子案上一击问云这一击五家宗是那一家崖拟议师便喝复云一击三千里果然人不知。

僧请益师云眼耳鼻舌六根何物也下一语看僧不能答代云与我[翟*支]破骷髅僧云不会代云捏出汁来众人各相顾视师云如鸭闻雷。

师方丈茶次云一人发真归元十方虚空悉皆消殒即今虚空现在如何消殒弘璐云大师何得蓦面瞒人师摇首璐云唤甚么作虚空师休去。

僧进方丈不礼拜云会得者个即礼拜师云者个是甚么僧伫思师直打出方丈。

伯玉透庵次公三居士茶次伯玉居士举慧持出定因缘师问云慧持入定数百年击金磬出定邓隐峰倒立而化还是定不是定士无语师呼伯玉居士士应诺师云我为你出定了也透庵云大师自起自倒师云也难得良久师问云也难得是什么语庵云是纵语师云未在庵云是什么语师云活埋。

山斋茶次师问既是陈尊宿为甚身子只得半截众下语不契代云前人置得又云埋没他不得复举夹山掘坑因缘邓居士云贼后张弓师云扫帚粪箕不在手居士云[(冰-水+〡)*ㄆ]师云好则好鬼窟中来的士云那里得知师云[(冰-水+〡)*ㄆ]僧参次问四大分离时向甚么处去师曰棺材里去进云意旨如何云埋在泥里僧礼拜师喝出。

何相国方坦庵方孩未同进静明寺师举僧问云门大师如何是一切智通无障碍门云扫地泼水相公来今日静明这里也不扫地也不泼水相公来也请下一转语公云荒田不拣草师大笑公云这一笑是赏是罚师复笑公无语。

雪峤禅师语录卷第四

音释

(杜历切音狄见也)。

(直列切音彻)。

(卢官切音銮登石峦以远望)。

(子余切音苴)。

(乌果切音駊扬米去糠也)。

?

(如乘切音仍玉器)。

本文链接:雪峤禅师语录卷第四

上一篇:第三十卷 摩诃僧祇律

下一篇:佛说如意轮莲华心如来修行观门仪全文

经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