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雪峤信禅师语录

雪峤禅师语录卷第五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9-06-26 10:34:44  编辑:参学门人弘歇等编  阅读次数:

大悲咒大悲咒全文佛经大悲咒全文

雪峤禅师语录卷第五

佛祖偈赞

雪山相

用尽自己心笑破他人口六载雪山着甚死急肯向无佛处称尊犹较些子然虽如是衣钵下作么商量当初捏碎虚空骨今日捥云补漏天

瞿昙老爷乃是世出世间天上天下大圣人广摄四生普慈三有饶君具无量广长舌一身多身通身是口遍恒沙世界微尘一一微尘具一一口出无量音声赞叹莫及老爷功德不可思议岂凡夫众生敢下语称赞虽然其中有一着不如径山且道那一着闭口深藏舌安身处处牢

观佛

佛是大觉金仙天上天下第一个老爷世间无过于此若有口吐风雷手拈铁棒者是我宗门下一种灵利衲僧与瞿昙老人行不到的谓之殃及儿孙事咄

文殊

文殊翁文殊翁纵使骑却金毛狮子游遍五须弥一一香水海到这里总没交涉不如本分衲僧住空山煨榾柮打野菜扫黄叶卧个破柴床歌吟干屎橛活脱狂机不可禁一槌击碎珊瑚月文殊翁文殊翁若要好思量且过一边着

文殊师利童子

大师从何处来踞狮子之座欲往何处思惟不下或要到径山么径山有青狮子儿是大士之亲嫡血大士莫忘记好敢问大士世尊安乐否即今清凉山何人主持万二千菩萨谁为座元谁为维那这个法门全仗大士助一臂力使我结制大众一个个发明心地得无碍辨不思议广说事事无碍波罗密门尽法界众生皆入此宗

调师图

稽首文殊师利大士我当亲近无舍离一日一刻乃至梦寐相随其后大士谓我言有一青狮子方得三岁汝可收讫无至损伤善调养之将来大哮吼震动寰宇一切不作法怪异之属相闻其声即自调伏即自归依今日大士何来至此随从多人还当说法耶还游戏耶清凉山万肉身菩萨其中得神通者几几今日请为速说不必将前三三后三三换人眼到这里总用不着要大士空劫已前道取一句若到不得径山借口与大士道昨日新条斩旧令门前山岳雪堆堆

文殊大士

稽首文殊师利从何处发足到我这里莫得寻花上苑莫得去住不安因甚么到此死坐不起思量甚么物作舟作航且莫妄想照管脚下青狮子座假如坐得瞌睡你又作么生消遣不若归清凉山万菩萨众中作一条拄杖人天有眼宗通教通绝无一字渗漏始称丈夫咄千花雨泪台山草石上空谈无舌人

普贤

这里一物也无骑个六牙白象到此作么遇着跛脚阿师定是一顿拄杖趁出山门饶你广大行愿不如归去好山僧恁么赞普贤恁么会苏堤风细柳花飞野鸭昼长打瞌睡

观音大士

吾谓大士多了一件事到处被人图写以为是观音悲哉众生不知自己六根门头尽是观音出现所怪大士不本分惑乱人家男女圆通讷云长安风月贯今昔那个男儿摸壁行岂不是大士多了一件事这事岂人可与可授耶大士利生不过皮毛上转生授生以善教化以慈悲摄无量因缘终不能吐露把众生尽底掀翻若要这样辣手用剑刃上事毕竟输我宗门前代诸老师佛及菩萨只可说好话说因果唱导之师而已达磨大师若无慧可尊者几希

水墨像

不见大士金色身而幸随喜水墨像大慈悲力不思议一一音声悉皆应牛声马声及虎狼地狱种种音声相皆是自在无畏力而能摄受诸业力墙壁瓦砾闻思修露柱顿入三摩地

稽首大悲观自在众生何日得解脱众生有我不自在自在众生无我所三界一切所有法尽是菩萨悲心应三界一切法既空菩萨悲心亦无用莫教好肉剜作疮疮元无痕肉无瘢我劝菩萨早[(冰-水+〡)*ㄆ]拾放下净瓶岩底坐善财童子学心经从来不识元字脚阿多婆牛渡大河头角已露

绣观音

此上座名曰观音自洛伽山去五天竺在这里经过无端被那乡闾人通身针劄累他善财龙女一齐叫屈不妨不妨应以妇女身得度者即现妇女身而为说法然虽如是鸳鸯绣出从君看不把金针度与人

大悲千手眼

问道菩萨用这许多手眼作么汝等正不知菩萨手眼因众生有如是差别异故菩萨应之非菩萨真有祖师云通身是手眼即此意也虽然其实无多子

这光明中无法不具逆顺斜倒差别异形隐显出没影现世间衲僧到这里彻底分明未称奇特何以故离不得这里众生迷这里坠于恶道轮转不息菩萨达此无遮无障应化三界彻底老婆欲指众生得个入路虽然不得相欺眼里耳里鼻里舌里身根意根乃至运水搬柴穿衣吃饭无不是众生大悲千手眼应用十二时故祖师云通身是手眼

观音自观音径山自径山与我毫没交涉我若靠观音得成佛正好做梦到弥勒快教伊[(冰-水+〡)*ㄆ]拾行脚到他方世界去不要在此碍手绊脚痴众生受哄弄烧黄熟香熏他鼻孔咄咄

十六罗汉赞

不会参禅何其倔僵捏串数珠作人榜样(危坐念佛)

举眼无亲欲行无路靠根竹杖思量甚么(倚杖思惟)

手捉其物死杀不放劳他烧香块块勿着(如意烧香)

端坐何为净心离欲都卢张嘴任渠摸索(静坐摸索)

得小神通共谁酬酢擎个净瓶自取其乐(卖弄神通)

靴里动指驴年不悟一念妄起枝叶已露(着靴坐受花果)

裹头曲项大半郎当打开卷子[(冰-水+〡)*ㄆ]拾不上(裹头开卷)

枯木寒岩想是此老望渠回头直待树倒(枯木立禅)

这个差异黑心脸起用涂毒药我不如你(坦臂操药)

手不释卷诵白莲经长眉几茎勿遮眼睛(长眉搸经)

老极无齿紧闭其嘴待白云来拽杖而归(倚杖闲生)

消遣白日手拈香炉觑不破机苏噜苏噜(捧炉默念)

且莫算计如意自在坐烂石头身心痛快(横身石头)

猛虎拽尾且啸而来被人简点皮毛尚在(伏虎拨毛)

捏住放行钵盂脱盖从此入者畜生作怪(隆龙展钵)

不着两头中流已渡赖他头毛末后一步(渡水捺童子头毛)

降龙赞

云浮空而不雨龙欲降而未降长年死丁丁坐被人唤作枯椿唯既是天台罗汉为甚堕在丹青笔下

伏虎赞

这僧得几许神通受用皮毛相逢黄檗老阿师斫折项不道我不与你说分明记取

罗汉像

耘耘绿草细成章花盖梧桐地作床坦臂恨人何不会眉毛横竖结清霜

达磨大师

堕堕堕皮鞋一双笠一个横在肩头辛苦生思量担到西域去只此这个放不下谁个肯来归依你

尊者久坐不倦为求八故吃毒异常死亦不顾大慈心力遍一切处到震旦国接得一个如花开敷如月在波香海澄清灯续无数若鹤林素若妙喜祖

大胆粗心闯来东土说道有传佛心印忒煞掉谎及至梁王殿上有口难分自成逗漏拂袖便行哑子吃苦瓜直入千峰万峰冷冷落落九载秋风若无慧可大师笑破他人口久闻担履归家如何还在这里若不是异乡别井人将断贯索穿却你鼻孔朝打三千暮打八百高悬双径峰头待你忍饥无暇那里有工夫去卖传佛心印

人谓西来达磨我道是担水河头卖的客作汉自梁至今被人画影图形焚香供养道是东土鼻祖不知逗漏家风不守本分何苦得人人吃饭穿衣知时及节你定要剜肉做疮压良为贱来来去去卖弄这些骨臭气

大师传佛心印来震旦国吃若干苦辣冷坐九年被人唤作壁观胡僧至今画影图形烧黄熟香供养虽然就中一点不好只履西归笑你犹有这个在

汝是梁时到我这里旧得紧的面孔东也见你打坐西也见你渡江任你走尽天边无有着你所在是我等不唧??秃奴辈道你是个西来传佛心印之祖师且喜没交涉虽然怜你辛苦多年且留你这嘴脸挂在壁角

睦州陈尊宿

这个尊宿忒杀无礼单用粗拳辣手接人若青天挥霹雳电卷星飞云门大师被你一拶死去十分损一足左跛右跛这样恶魔王老秃奴佛法岂如是耶相闻后世儿孙也道末后有人骂你咄仁者见之谓之仁

高峰妙禅师(像藏匡山狮子峰)

大师居西天目狮子岩壁立千仞之风攀跻不得苦行一生道满天下双髻六载龙须九年未尝一日若倦以枕子堕地打破生死鬼窟寿算五十八岁涅盘于死关全身缶塔可谓铁成金骨刀斧斫不入面孔舍利无数光现发根千载之下更有何人像得我师我师真我师也非称呼之师也影子在此且道高峰主人公在何处道道

龙须脱皮换骨向双髻峰顶呵佛骂祖六年败阙倒转旗枪直入深深天目狮子岩中冷冰冰一十八载滞货方才得价若断崖之与中峰更无得意于先师且道还有人么临崖看浒眼特地一场愁

断崖义禅师

这状阿谁雪岩之孙高峰之徒中峰之兄卓然天目若影若空远续临济之风眼空四海佛祖不容千岩坐断粉碎鸿蒙身心宇宙鼻舌俱通了无所了宗无所宗证何三昧有神化工诸祖莫及云深难穷断崖断崖吾谓汝从

云栖大师

这和尚出世四十九年得文字三昧捏管铁笔把住天下衲僧见者无不指归净土更不提起向上巴鼻蓦拶相逢未免跳入狮子窟里大惊小怪和泥合水且道以何为验几回明月下亲见鹤翻身

念佛法门大似悬羊头卖狗肉开铺四十余年竟无一人嗅着可怜江国行人少狼藉山前多少花

幻有传和尚

三次到龙池不曾有一字或伸一指头草鞋脱还未尝说口头禅一捏竟粉碎这样老古锥憨憨过日子冷地好思量恨心彻骨髓不用恶钳锤只会笑而已笑里有刀泥里有刺龙池出天童棒喝西来意

密云禅师

天童师兄还知么径山常骂你是个破木杓向东溪舀水则不得西溪安能有之饶你直走之金刚际索取衣兜将来逗漏不少不肯作个本分衲僧定要卖弄笑岩和尚家丑大唐国里那个不知你是个破木杓

这位老兄三十年前在禹门同出山历路随了我走到越城尚不肯同伊说半字今日天童大作佛事阐宗扬教扭捏达磨大师鼻孔后代儿孙分疏不下何如何如

这老汉一副生铁面皮没些子人情一条白棒不论是佛是魔只管劈头便打直饶打得血淋淋地犹是不肯住手呵临济下儿孙天然有在他时异日相逢马相公铁棒又教谁吃

多年不学老胡禅且喜今朝日胜年天大事来同?唾草鞋不值半文钱师兄坐得好我亦径山眠

生前作业打人骂佛其罪莫大不入天堂便入地狱还有人相救么直待弥勒下生水牯牛是汝同参救取一半咄咄

横赞竖赞赞叹不及天童山里捏神捏怪惹得这些削秃如蜂护王如龙护珠我看你这个老阿师有多少奇特要作临济儿孙且未梦见在

题大司?广京朱居士绕膝图

先生之道若大树根深错节难指示枝叶盘桓香自清垂垂花果皆儿孙先生之德如邱山苍崖石壁元寻常和风微扇薜萝动林白扶疏明月霜水田野岸细草绿欢娱日日闲清足上下交罗如贯珠池塘春暖莺双浴歌夜不知秋水深鸳湖面面藏天腹云可掬兮鱼可呼金盘托出千年图问道几时来到此固非避喧爱寂莫诸君相逢总不语舒卷且留山水居

彦直孝廉像

大心普戴惟善是崇方正生平世所珍重如花开敷居春风中来既不留去何所从眉目俨然如锽在钟美哉此老无物可同

题葵石居士行乐

苍崖修竹青草苔花日日春光时时风月且道君家就地冷坐从何处到此图眼前这些光景不肯还家归舍死板板转动不得六根虚豁无分彼此诸念冰消融通短长快哉震旦国中能得几人像你自在倘他年杖笠五峰东坡池上再与相见

无住沈居士小像

是真非真是幻非幻毕竟是谁具眼者看如意在手有经两函长年敷坐云山无住先生模样梅花枝上冷魂飘芳草石头举一半

??庵王居士小像

狗子佛性无五五二十五逼塞赵州关叮咛莫莽卤即此是赞君将军射石虎瞥尔顶门开是真相见我

自赞

这个若是雪峤老子劈脊一棒打折你驴脚若道不是雪峤老子唤千手大悲菩萨来拔脱你两茎眉毛教你人不成人鬼不成鬼毕竟如何若何仲弓宰我子贡子由子夏咄是何言欤天目耳长拖得远渴龙饮水入西湖?唎?唎苏噜苏噜

又(像藏径山)

这个不会佛法汉有甚巴鼻一脸清冷冷骨头刀斧斫不入双髻峰独宿一十二载壁立千仞吟风啸月傍若无人袒胸露臂气宇如王未得杨岐正脉坐断禹门活捉虎狼折脚铛中烧尽千七百则陈烂葛藤触鼻生香大块吞吐不点盐酱一饱便休呵呵大笑打筋斗不记数骂佛祖有来由泥团雪团一任诸人横嚼竖嚼神猜鬼猜取性逍遥山颠风颠今朝掇转船头斩新条令循规蹈矩时时如见大宾乱发垂肩日日当胸义手波澜沧海龙蛇顶戴尧天星斗不是无钱买草鞋平生自爱赤脚走咄那里去从容漫用株苕帚五峰殿上好徘徊百万杉松随汝后

这个蓬头汉真得能憎俗不俗僧不僧谤声不绝佛法不灵若遇着临济老子一顿棒走得脚底无皮过滑石桥遇着寒山拾得将百千年陈烂葛藤穿却你鳖鼻牵到国清寺不要你种冬??便要你栽萝卜那许你拗折拄杖高挂钵囊义双手赤两脚死立住长在人家诳饭吃咄

又(像藏云门)

坐断云门怪石不依倚人家破箬户今朝湛寂六根逍遥三界独步相逢临济德山义手叮咛莫嫌滞货咄五五二十五

这汉好些无理倔僵一头孤高一担聊通祖佛机缘全没普贤行愿捏住文殊舌根佛法不通一线不作乱草堆头夏虫只爱高眠双髻双径任伊五宗绝去冷冰自有无位真人彻上彻下仔细思量你是大明国里第一等偷懒沙门如何一般有人天供养

又(偃风璞请)

身自我有影从彼出苟非其状将错就错从何处来天人莫测住山四十有年走到匡庐被人图捺青毛狮子随身拟似文殊菩萨或问毕竟是谁便是双径峰头千指庵中语风禅客咄恶声远布大明国不必时人来摸索

序东居士图老人像自侍于傍以为朝夕觌面师承故赞而书之

对面清谈非佛而谁道心不易终始如一师子道合如胶似漆今日之缘夙生植德狭路相逢或坐或立奇哉怪哉如日如月问这是谁青狮法脉号曰知有长居密室世出世法了然明白不必多语毗耶一默

附赞

董其昌

精严戒德萧洒宗风林居晏坐月朗春融东语西话断崖中峰如水入水如空度空龙象蹴踏师子行踪刹那觌面历劫无功曾经发箭以口承锋是水乳合非名句通吾欲着庆历僧宝传非斯人其谁从

陈继儒

悟明心地震动人天得法于临济之后印证于云栖之前胸怀海纳锋辨河悬说法则轰击雷电落笔则飞走云烟不问双髻峰不恋千指庵不拈拂举棒不扬目张拳语风居畔朝阳顶边一瓢一衲一榻一椽随机对证发众生之药穷因极果结震旦之缘此岂拾牙后慧弄口头禅者耶问之径山诸祖师点首曰其然其然

谭贞默

认得是雪老逼真面孔认不得是现成佛祖头陀高峰替身雪山作俑舌底风吹眉毛草动撩天泼地大慈大勇既然棒喝儿孙那用数珠供奉石头坐烂多年毕竟云栖法湩

郭凝之

这个老人快胸直肠舌横剑树目闪电光面面相觑则寒冬煦日针针相对则夏月飞霜住山三十年抱孤云独卧应缘六十载与虎豹俱藏允矣宗门武库法海津梁而皮相者或以为普化之散圣而寒山之风狂噫这是径山东坡池头临济嫡派孙语风和尚而行将拈提正印重整大慧之宗纲

顾鉴咦

雷电之机不可拟才落思惟千万里凡圣无名更问谁翛然拽杖竟回去春风生面花雨飞嫩绿依依树头起黄雀声中始见情残红半写佳人语沤光浅澹去还留杨柳枝枝夕阳雨归去来兮秋水深故居犹在云烟里蜻蜓恋恋白蓼香蝴蝶翩翩若梦已云门老咦而去闪烁红旗埋没主今朝幸是可怜生一脉萧萧竟如斯

百丈开田

掘破青山作水田风流只在钁头边泼身红雨带归去脱却汗衫仔细看

熏风自南来

竹底生风暑渐消绿翻轻影有芭蕉果然会得古人意独??泥牛被火烧

东山水上行

诸佛从来水上行有身无脚到如今眼前谁是我相识同调绝无独自吟

南泉斩猫

拾得篱根血染头风霜飘泊几经秋今朝坐上分明举月落风残趁水流

高峰主人公

南北无门路不通分毫有主贼来攻直饶主客都星散大似杨花趁晓风

垂问畣颂

师室中谓众云云门有四问下语相当即付钵袋子。

问除却着衣吃饭如何是你心弘歇答云二祖道底。

问眼孔动定时分别前境不动时落在什么处答洎被眼瞒又云确。

问游山玩水举足动步者复是阿谁答不问不知。

问千般计较念从何起答觅得却来举似。

师过天童因垂四问罕有契其机者代答颂问既是帝释峰为甚不持笏畣今日放衙。

善法堂中坐的人久无梳洗病支身花冠早卸春风里未敢峰前作侍臣

既是状元红为甚唤作荔枝云降尊就卑。

嬴来鼎甲状元称心细身粗在世情脱却皮囊非是色从前题目不容名

既是黄精为甚是黑的云被人扭捏。

无奈身将火气蒸譬如发落改为僧此中滋味全归火莫把形容起爱憎

既是天童为甚无面目可见云虽无面目瞒他一点不得。

假名呼作是天童面目浑如江上风万朵白云飞不住与君相见在西东

僧请益举高峰大师四问请师畣颂。

尽大地是个火坑得何三昧不被烧却畣同道者方知。

拈得东来又失西火坑三昧歼鸡啼高峰饶舌太多事笑煞江西马簸箕

人人有个影子因甚蹋不着云蹋着即祸生脱空慢语得能憎有屋无家不着僧放过那边冷来看冰花雪月夜深灯。雪峤禅师语录卷第五

杲日当空为甚被片云遮却云昧语作么。

无阴阳地上过来倦煞香醪打一杯顶上门开人境澹日轮曾受我生埋。

佛祖公案总是一个道理为甚有明与不明云高峰自领出去。

曷藤陈烂已成灰占着唇皮鬼见摧命运不通宜守旧山头壁角去徘徊

辞众檀请径山开法

午夜披云面北斗徐徐竹里自南还偏吾无力行河汉若个雄心到祖关老病秪堪随日过清机那肯列人间诸君欲识生前旨好听风柯敲玉环

寄惟一上座

鹏抟曾有订同上画娥眉今日喜千指凭君着意为

题骊珠峰赠山幢上座

昔年辛苦一山夫夺得骊龙颔下珠抛掷双林山绝顶君家作案可为模

寄黄海岸居士

悟得本来心无心亦无法无法无本心始了心心法

挽天童密云和尚

同出龙池入路长吴兴分袂过钱塘多年挂锡玲珑石今已藏身寂寞乡云面揭开红日眼山眉愁断白花香离离一片苦心事且道何人在影堂

别天童还双径

塔丰事讫且抽身晓嶂重重接远邻飘影叶乾风拭露点衣寒翠日初新泉鸣沙涧游山客天指肩舆过岭人独抱苦心带归去双眉欲解在三春

龙池扫幻有和尚塔

铜棺山下养龙池步入凉风觅我师当户娑罗空腹树迎阶芳草昔人眉追思滴血曾留偈会写传灯嗣法诗今日塔前成九顿流源千载继孙儿

传佛心印

从本已来法法不立见知知见同虚空虚空何所住

怀达磨大师

荻花秋雨敷寒江心慕孤行望远幢此去嗟嗟无别计几回月色到蓬窗

无相偈

我说无相法诸佛心即是诸佛无中生无相无诸佛

主人公

有僧问我主人公六月江行西北风记取当年旧公案西山落日半边红

幻相偈

四大性假合愚痴着有我不知幻性因生死从兹起

无法偈

心地本无法无无说无法亦不同虚空顿然无知觉

性相偈

有性及无性人境二俱遣即今说性人了了无自性心相何所有事同于兔??出种种诸法是故说性相

径山四威仪

山中行脚健草鞋轻踏破了白云千万层

山中住闲送春秋去鸟不啼花落溪边树

山中坐窗亮胡椒布虎狼归在我檐前过

山中卧直到日头午炊粥吃邻庵去讨火

双髻四威仪

山中行上崚嶒缚腰烂草绳思量活菜吃石壁采朱藤

山中住檀那地茆屋漏无底四壁冷萧萧半夜来风雨

山中坐虚空破何处觅功夫筋斗打出门天外笑呵呵

山中卧将就过着地铺草窠衲被不遮寒猿啼五更苦

乱发垂垂

乱发垂垂直到肩捶胸屋里哭苍天有僧问我西来意黄老堆堆烧夜钱

乱发垂垂直到肩白云如水雨如烟山中一片莓苔石滑倒野狐几万千

乱发垂垂直到肩日图三顿夜图眠便宜一个闲身子留在青山作镜看

乱发垂垂直到肩茆棚犹胜夜摩天藜羹麦饭家常有石壁山藤岂偶然

进开先

新作丛林事事差库司无粟水无茶分明一段苦心事那许时人磨齿牙果荐云门胡饼话途中尚未到山家

拟寒山三首

家有一库司百般皆具足指向与人看人人信不及贫儿甘自贫不肯回头顾忽朝风雨打身心成露布

只为未见君思君在长日果在毫发间如隔千里驿一马生三蹄蹄蹄用各别有时觌面来天地同黑漆

我见寒山诗字字言真实东行及西行竹筒盛败物饱餐残菜滓身披破直裰化物不用情形类乎凡质

佛事

龙池扫塔今日有此宗风乃梁朝达磨大师过我东震旦国相传至六祖以下列为五宗各立门庭以应一花开五叶结果自然成之谶而今法眼尚在高丽沩仰杳无音信曹洞云门依俙有人惟有临济一宗沿流不止至我笑岩师翁师翁付先师幻有和尚今日塔前惟有径山一人是师嫡子特具薄供分付主山神主地神主林神主空神等护持我先师全身法塔如今大明国内愚痴者甚多见性者甚少惟愿先师常寂光中加被众生远绍教外别传之旨不负达磨大师笑岩师翁以此敬为人天供养。

上天童和尚供昔日南岳让禅师云道一去一向不见持个信来着一僧去见他上堂出云作么其僧如法出众云作么马祖云自从胡乱后三十年不曾少盐酱今日天童这里作么生君子千里同风某办一箸菜饭供养师兄虽然无盐酱且喜滋味馨香。

为天童和尚举龛喝一喝云癸未二月十有三日南山卜得一冗最吉祥地修拾精蓝人天大众请师兄到彼安乐受用自在逍遥惟愿天童香火绵绵德风远播相继祖灯如帝珠联络不绝法界众生俱为瞻仰法驾蚤临不必踌蹰复云起。

封塔稽首大哉俊哉我师兄密云和尚末法时拈出威音那边鼻孔捏根拄杖把住天下人舌根打人打得血淋淋地海沸山腾乹坤黑暗犹是不肯住手复起临济之宗非吾兄而谁今日退身三步藏身处没踪迹没踪迹处且藏身更说一偈坐空千界月诸佛汝同侪凿破青山面将身就活埋复云封。

为亡僧举龛喝一喝云此处着你不得尽情担荷将去复云起。

秉炬云且向干柴烈火中煆炼一番喝云水中沤灭还归水不涉须弥一点尘掷炬云烧为教梁下火死人送活人送到胜热婆罗门作么生会劫火洞然此土安隐教梁会么生死出入游戏之具何苦之有掷下火把云看举龛若昧法师还知么在这里冷冷落落坐一十余年竟不思量转身吐气今朝吉日良辰请向深深处安乐自在古人云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起。

入塔以拄杖打○相云崇祯庚辰腊月十五日去土七尺以为窟宅若昧法师千足万足仗人天之福惟道忞之力老人切勿佛法狼藉后代儿孙如规如则喝一喝云任他岁月迁流汝此土安隐封好。

雪峤禅师语录卷第五

音释

(蒲官切音盘疮?也)。

??

(伊鸟切遥去声抒臼也)。

(呼骨切音勿公及士所搢也)。

(力智切音丽荔枝树高五六丈青花朱实实大如鸡子果名)。

(女久切音纽手转貌)。

(丁括切音掇补裰破衣也)。

本文链接:雪峤禅师语录卷第五

上一篇:第七十一卷 大智度论

下一篇:无能胜大明陀罗尼经全文

经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