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悲咒全文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佛学新闻

慧净法师书信集 壹、书信篇(21-30章)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9-11-15 09:26:15  编辑:  阅读次数:

廿一、思惟机法

\

轮回诸趣众生类速生我刹受安乐常运慈心拔有情度尽阿鼻苦众生

仁者之函,早已转来,因事之故,迟于作覆,深致歉意。

仁者所言「似领悟而尚未契入」,此是尚未真知,故仅存观念,未成意志。宜常念佛,并思惟「机」与「法」之内容。

弥陀发愿之本意 为救罪恶深重人我身本有无量罪 庆哉弥陀救赎我若知机无出离缘 即能乘托佛愿力但凭弥陀本愿力 不顾自身之善恶吾人唯有轮回路 丝毫未成出离因若能信佛念弥陀 即是生西之强缘信佛亦非有别事 称名信愿行具足一句弥陀功已满 此外尚有何可求善导言望佛本愿 意在众生专称名此是本愿之微意 亦是易行之极致轮回诸趣众生类 速生我刹受安乐常运慈心拔有情 度尽阿鼻苦众生

(后二句《无量寿庄严经》之文)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五日

廿二、解析六事

学佛者应有向上向善向净之心,否则不会学佛,何况愿舍娑婆之秽恶,欣生极乐之净土乎!所谓「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一、「佛智师往生纪实」之事:

由此可知临终开示、念佛之重要,往往在此瑞应之下显现弥陀金手常伸,净土大门永开,随时随地垂慈救度任何众生的事实,凡目睹耳闻,大多能当下震撼到弥陀平等无条件地救度之真实。信愿法师的道场,信众一直在增长,固是信愿法师悲心感人、弘法有道,但也得力于临终或往生后之助念(含开示)的效果。往往讲经好几年,不如一场临终瑞应的启发,似乎弥陀现身说法的会座于此显现。有人极力反对临终之助念,以为平生都无法获信,何况短暂危急的时间;此邪见也。一个人往往提倡自己所懂得的,而自己外行的便加以排斥。此时升沉交关,倘若不再把握,将见继续沉沦;何况人虽昏迷,或断气多时多日,除非重业立即投生,否则神识灵敏,反胜平时。佛智师昏迷时,正面临升沉交关之际,心中黑暗,前途茫茫,处在极度惶恐不安中。当旁边有人念佛,即见光明出现;自己闻到佛号声,身心亦散发出光明(不论何人,不论信疑,不论净秽,不论善恶,只要念佛,身心就有光明;若当下命终,蒙弥陀光明摄取之救度的机率极大。)心情便逐渐安稳下来。又听闻到从未听过的「圣净分判」之开示,得知通途八万四千法门是圣道门自力难行道,而阿弥陀佛无条件的悲救是净土门他力易行道,当下领受,当下获救,活着往生。因而从心中涌出一股想愿生称名的情怀,随即冲出一句「啊」!此后其心处在念佛状态的安稳之中,直到断气往生,而在往生前早已见过佛;这是很自然而平常的心路历程。故为人宣说弥陀救度之义,让其三毒、杂念之心安住在不论行住坐卧的「一向专称弥陀佛名」之中,是净宗的目的,也是易行的极致。

二、「念佛人自律规范」之文:

此文很好,很贴切,我很赞许,本应如此。凡对净土法门具正知正见,知大体、有分寸、护法爱教者,都会赞同,不会认为「负面效果将远远大于正面」。凡达到一个同信同愿同行、同理念同目标的团体,不可无规范,否则龙蛇混杂、良莠不齐,三毒凡夫,我行我素的结果,将见不成一个和合的团体。故百丈立清规,法然制戒条,善导大师自行化他,以垂典范。

六种恶行的内容,确实都是恶行,不好的,应该规劝,理当戒止,慎莫放任;若不善巧方便引导戒止,便是害他非爱他,也将对团体产生不良影响。本愿文摄取之外还有抑止之诫,《大经》下卷亦列出很长的三毒、五恶之诫,佛祖立法,不得不尔。世间修心养性之人,都不犯之,何况学佛者?此中第一别立私意等,与大师所言别解、别行、异学、异见、异执相同,故当戒;乃至第六皆当戒止,戒而不受,则当远离。俗有「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之谚,亦有「蓬生麻中,不扶自直」之语,祖师亦有「不可亲近非同行善知识」之戒,何者?往生之事是何等大事,岂可随缘逐队,妨碍大事,若要度恶人,化知见不正者,亦宜量己之分;否则从净土回来时,不怕不能合光同尘地广度群迷。印光大师说「神龙一滴水遍洒天下」,俗谓「不是真龙不入海」;知见不同,不可同负一轭,故四种恶友,本应远离。这不可以「业力显现」论,也非学佛人慈悲不慈悲,这是根本性的知见问题及放浪形骸的行为。何况既不能改,岂可再亲近。古德言:「宁与善者为敌,不与恶者为友。」且一粒老鼠粪会害一锅饭,故大师有四得十三失的严正之诫,末世我等,应奉为准绳。此「规范」正是乐法护法、爱教护教所需,有前言,有正文,有具体内容,文辞典雅,条理分明,很好。若有人提出异议,是知见不正、不识大体之人,宜防范之。

凡夫狂性难歇,若无规范,将如野马不羁,为害更大;倘复知见不正,极易误解弥陀本愿而堕落,在台湾已有此现象。古德云:「取法乎上,仅得其中;取法乎中,斯为下矣。」人性极易方便出下流。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何况学佛团体,其言行岂可不有所规范而更劣于世俗之人!若有机之深信,岂更骄己慢人、好行邪辟乎!若可戒不戒,而诿之「业力显现」,是外道宿命谬论,非佛陀教诫正说。

学佛者应有向上向善向净之心,否则不会学佛,何况愿舍娑婆之秽恶、欣生极乐之净土乎! 所谓「虽不能至,心向往之」。团体之可长可久,领导者及干部都要有此风范,古德云:「宁可老僧下地狱,不将佛法当人情。」

三、「信心决定还是幼稚园,还要再学」之事:

此非正知正见,以信而言,若信心决定,同样获得「现当二益」,即时获得往生的身份,而住不退转;若当下死则当下往生,若命延即成一向专称的机法一体之行者。当然若有时间机缘,多听闻、多知道此法的殊胜而益增法喜。然而这些对往生不增不减,若喻为幼稚园,还要再学,即表示尚未获得往生身份,如此若当下命终,岂非还不能往生?无有是理。

四、「信心也没有,感恩也没有,一切皆无,唯有名号」之事:

这段话在文字上颇能让人误解,但你要表达的我能体会。

名号即称名,称名即名号。名号中一切具足,凡夫虚妄,一切不具,故「纵发清心,犹如画水」,因此唯有念佛。善导大师有「念佛四德」之说,《观经疏》的结论也废定废散,舍机舍法,独举「一向专称弥陀佛名」的旗帜。信心在于名号本身,而弥陀之恩即使粉身碎骨犹未足酬,然而凡夫亦无真正粉身碎骨报佛恩之心。那将如何?曰「一向专称弥陀佛名」。悲时、喜时、清净时、妄想时皆「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何况既机法一体,说信心、说报恩,即是义子。古人云:「父慈子孝,兄友弟恭,纵然做到极处,俱是合当如此,着不得一丝感激之念。如施者任德,受者怀恩,便是路人,便是市道矣!」故「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之「一向专称」实含有深义。「一遍上人」最初写一首诗表达自己的心境:

称念者 无佛亦无我南无阿弥陀佛之声而已

觉得不透彻,重写为:

称念者 无佛亦无我南无阿弥陀佛 南无阿弥陀佛

方才满意。若彻入弥陀悲心,则绝能绝所,灵光独耀,迥脱根尘。当然机有生熟,言有次第,宜对机说法,因材施教。若非家里人,则莫说家里事。

五、「信心决定与谈玄说妙」之事:

在十几年前我初学净土法门时,由于缺乏明师益友的切磋,又无充分资料之下,只有独自摸索信心的内容,而有过所谓信心决定的体验;之后从日本回来,也以此体验配合教理随缘开妙法。后来才发现不对,弥陀的救度无限地宽广,故往生之道也非要如此如此的信心决定不可,且信心决定的当下与过程因机而异,又体验的信心决定有其难度,是一机一缘之法,不是普机普缘之教。何况有些团体已将信心决定固定化、模式化,而有些则误解信心决定的内涵,以非信为信,进而以非信而废行,并以此骄己慢人。我有一位姑妈住在台北,近八十岁,念佛十几年。她不识字,不懂其他法门,可说是一字不识的「尼入道」,愚痴无智之辈。每天二、三点即起而念佛,一天之中除了念佛还是念佛,不加杂行。不久前姑妈打电话来说有人曾提起好几个信,其他的信都不行,必须有其中某信才可。听了即忘,又不能完全了解。像这样虽念了十几年的佛,没有那种信,怎能往生?我说:「是不是解信仰信证信?」姑妈说:「是!是!」我问要哪个信才行,姑妈说不知道,记不起来。

我告诉姑妈:念佛本身就是信心,就能往生,时间一到你就会看到弥陀在你身边。善导大师说:「若念佛不能往生,则十方诸佛的舌头都会烂坏。」既有愿生心,又专称名号,尚且担忧不能往生,岂非一面吃饭一面担忧不饱!姑妈说每次听我讲都很安心。

姑妈年纪大,记性退化,四十八愿的来龙去脉听了几次,但不久便忘。像这种根机,若将我的过程告诉她,并要她依我的步伐走过一次,我想她只有绝望地洗泪过日。

六、「解信、仰信、证信」之事:

慧净孤陋寡闻,不知有此三信。若仅「解信、仰信」,则略有所知,以净土门而言,系出自《六要钞》卷三云:

解信仰信,宜依根机;共归佛智,往生无疑。

解信:与「仰信」相对之语,是以自己的知识理解佛陀及祖师的教理而生起的信心,亦即以智解所得的信心名「解信」。

仰信:与「解信」相对之语,对于佛陀及祖师之教语,不搀杂自己的知识见解,如实地仰受而信,名为「仰信」。

以圣道门而言,唐朝一行禅师所撰《大日经疏》卷三注解本经卷一〈具缘品〉之「大信解勤勇深信」之语而言:

「此‘信解’者,梵音阿毗目底,谓明见是理,心无疑虑。如凿井,已渐至于泥,虽未见水,知必在近,故名信解也。下文云‘深信’者,此信梵音舍罗驮,是依事依人之信也,闻长者之言,或出常情之表,但以是人未尝欺诳故,即谛受依行,亦名为信;与上之信诸佛菩萨义同。梵音本是两名,唐音无以甄别故,同名言信耳」。(大、三九、六一四、中)

上文所言「信解」即是「解信」:是「明见是理,心无疑虑」之意。上文所言「深信」即是「仰信」:是「依人而信其言」之意。这是甄别「解信」与「仰信」所作的解释。

此两信之中,净土门以「仰信」为重,故劝导仰信。如善导大师之《观经疏》「深心释」云:

仰愿一切行者等,一心唯信佛语,不顾身命,决定依行。佛遣舍者即舍,佛遣行者即行,佛遣去处即去。

又于「二河白道喻」云:

信顺二尊之意,不顾水火二河,念念无遗,乘彼愿力之道。

圣觉上人之《唯信钞》云:

言「信心」者:深信人言而无疑也。譬如有人,心地端正,极可深赖,为我教导亲眼所见之事而言:「其处有山,彼处有河。」深凭此事,信其言教之后,亦有人言:「此虚妄也,既无山,亦无河。」而我不动摇,由绝不虚妄之人所言之事故也;此后即虽百千人之言,亦不可用,深凭最初所闻之事,此谓之「信心」。今信释迦所说,信弥陀誓愿,无有二心,亦应如是。

以上是净土门劝导「仰信」之例。

至于「证信」之语,经论释中少用,有「证信序」之言,此亦名「发起序」,这是指经典最初所言「如是我闻一时佛在某处与某众…」等等文句,使众生知所闻正确,显示无误以令人起信。

若是「正信」则经论释中多用。

正信:与「邪信」相对之语,正信即是信正法之心,此信心不因遭逢诸异道而稍生疑念。如《维摩经》〈方便品〉言:「受诸异道,不毁正信。」《大乘起信论》云:「起大乘之正信。」《安乐集》下卷记述昙鸾祖师之传而言:「若未生正信者,劝令生信。」

于净土门中之「正信」,乃指弥陀之本身,弥陀之本身是行者之信心,故言「他力信心」;亦即对弥陀誓愿之悲救,如实地信受,谓之「正信」。此「正信」于《大经》之十八愿谓之「信乐」,成就文谓之「信心」,故「信乐」、「信心」、「正信」,言异意同。此「信」之内容乃是名号,亦即弥陀之本身。名号与称名同,故善导大师解释本愿之「三信」谓之「称我名号」,此之「称我名号」与通途念佛不同,乃是不问行住坐卧之「一向专称弥陀佛名」, 此亦包含本愿文「乃至十念」之意。可知信心、念佛,互为表里,故有「往生正信偈」、「弥陀经正信偈」及「正信念佛偈」、「念佛正信偈」等之文,若能「一向专称」,信便在其中,所谓潜通佛智,暗合道妙。是以大师释为「称我名号」,倘若信而不称名,便非「正信」。

众生根性不同,有人应由解信而入,有人应由仰信而入,故言「宜依根机」;然而不论由解而信,由仰而信,根机虽有不同,既然「共归佛智,往生无疑」,则古今相同,万人齐一,无有差别之正信也。

法然上人、证空上人所言「平信」之意亦指正信也。

当然,若解信而不入仰信,即非正信。然既解而信,此信何信?当然是信受弥陀之救度,否则是解而未信,只是观念,未成意志,不可言「信」。故此「解信」既是「共归佛智,往生无疑」之信,其人已入正定聚,尚有何不足而生憾乎?

或谓「证信」乃指信心决定之体验而言,若如是,则前之二信岂无决定、无体验乎?体验之标准为何?又,非体验不能往生欤?《大经》言「易往而无人」者,亦指此而言也。

又《六要钞》卷二解释「正信偈」之偈题云:「问:正信偈者何义乎?答:正者对邪对旁对杂,信者对疑,今者对行,就所行法,举能信名。」

这信那信,讲太多了反成戏论,多歧亡羊,还是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五日

廿三、弥陀是真理

我今胸中无片云心满意足往西方回顾弥陀之救度更喜愚痴之我身

照片收到,敬致谢忱。顺便附记近作如左:

弥陀是真理、生命、道路。

弥陀是宇宙真理,弥陀是我的生命,弥陀是我的道路。

弥陀是宇宙真理:

《大经》言:「故无量寿佛,号无量光佛。」

弥陀是我的生命:

《大经》言:「设我得佛,十方众生,若不生者,不取正觉。」

弥陀是我的道路:

善导大师言:「阿弥陀佛者,即是其行。」

一、恩与信

众生往生,本乎恩,由于信。弥陀救恩,犹如空气,平等惠施,一切众生;众生信心,犹如呼吸,凡呼吸者,必蒙救度。

二、配不配

佛为众生,成就极乐,欲使众生,平等往生。然而众生,自惭形秽,不信自己,配得领受。凡疑弥陀,慈悲救度,不能获得,往生功德。弥陀救度,真实不虚,主动平等,绝无条件。然而众生,注视自己,过于视佛,常与佛背。配与不配,佛言为准,佛说配受,即是配受。

弥陀的功德即是凡夫的功德;犹如父母遗产即是子女之物。因此,弥陀的功德,亦即弥陀的本身、弥陀的存在,即是凡夫往生的功德,凡夫往生的资粮;即是凡夫往生的信心,凡夫往生的保证;即是凡夫往生的正因,凡夫往生正定业;即是凡夫安心、喜乐、希望的泉源。

深信因果之凡夫,虽有心修行,而力不自由,因此寝食难安,苦恼不堪;忽遇弥陀救度,惠赐往生功德;不修而有大行,未死而得往生;悲喜交集,庆幸何极!不论智愚善恶,没有一个人不是弥陀救度的对象。弥陀深愿一切众生皆往生;不愿独留一人在沉沦。

寒林敲骨之灵鬼,悲泣前生之恶业;深野供花之天人,庆谢多生之善根。

重新整理上次所译如左:

我今胸中无片云,心满意足往西方;回顾弥陀之救度,更喜愚痴之我身。

我虽往生还会来,利益国人无穷尽;法船莫迟语吾儿,生处同坐一莲花。

日月犹如萤火光,弥陀光明耀大千;明日谁亦无所惧,弥陀怀里悠悠眠。

别矣!难脱轮回今已脱;喜哉!往生阿弥陀佛前。

廿四、念佛真归依(一)

凡一向专称弥陀佛名者,即是真皈依、大皈依、无上皈依。

世间虚假,唯佛是真;宗教虽多,唯佛是正。今有如此众多善男子善女人舍假入真、去邪归正,发心皈依三宝;诚是诸佛赞叹,龙天欢喜。然而祖师言:「不可外现贤善,内怀虚假。」亦即必须真有皈依之心,方得皈依功德;故收到「皈依证」之后,亦应于佛前长跪合掌,自白三皈,其词如左:

我○○○尽形寿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三说三拜)

我○○○尽形寿皈依佛竟、皈依法竟、皈依僧竟。(三结三拜)

又,若净宗法师前来,宜再次恭请法师传授三皈,并说明三皈之义,令其明白,心中领纳。

皈依对象是「三宝」,故三宝皆我之师,非仅某道场某法师而已。但,若学净宗者,即应亲近净宗道场、师父、同行;余则可敬不可学。

皈依功德易得而易失,皈依佛,不皈依外道宗教,亦不随喜赞叹,法、僧亦然;持此正知正见,则皈依功德永不消失。

皈依之终极目的在于成佛度生,而「念佛成佛是真宗」,念佛即是往生,往生即是成佛,成佛即能度生无碍。故凡皈依者,应常念佛,愿生极乐,则往生、成佛、度生,尽在其中。至少早晚各念一串念珠之佛号。

又,凡一向专称弥陀佛名者,即是真皈依、大皈依、无上皈依,说明如左:

本宗以「专一」为旨,亦即专称、专礼、专供阿弥陀佛,故寄去阿弥陀佛像,背后有净所写的「略解」,请皈依者详阅细思。

皈依者即是信佛学佛之人,其行事为人:对佛有信心、敬心,对人有爱心、恕心,对己有愧心、良心。敦伦尽份,闲邪存诚,诸恶莫作,众善奉行。存好心,说好话,做好事。仁民爱物,不杀生,少吃肉,素食更佳。此外净宗法师所编「念佛人自律规范」,悉应遵守。

廿五、念佛真归依(二)

南无是「皈依」之意,「阿弥陀」三字是涅槃常住不生不灭之「法」,佛者觉,觉此法圆满名「佛」。

以通途法门而言,皈依是入佛门的第一步,须由出家众亲授,先教言:「我某甲尽形寿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三说三拜)次结云:「我某甲尽形寿皈依佛竟、皈依法竟、皈依僧竟。」(三说三拜)并为其解说三宝意义,使其领纳在心。皈依之后不得再信仰其他外教、神明等,否则即失皈依之体。

若依净土法门,称念南无阿弥陀佛即是大皈依,南无是「皈依」之意,「阿弥陀」三字是涅槃常住不生不灭之「法」,佛者觉,觉此法圆满(满觉)名「佛」,未圆满(分觉)名「僧」,例表于下:

故皈依之后,应「一向专称弥陀佛名」,既保皈依之体,亦能往生成佛。

南无阿弥陀佛

廿六、感恩谦敬

佛法如镜,对镜见容,闻法知心。背向法镜,以为自己贤善,因而高己慢人;面向法镜,便知其恶无底,深感无地自容。

南无阿弥陀佛,恭贺新禧,千喜万福。

来信敬悉,信中洋溢着一股感恩、谦敬的德光,伸手可掬,可谓净宗行者的楷模,令人欢喜,然而慧净业障深重,福薄慧浅,不堪妄受赞叹。

场有余粟,则鸟呼其群而共啄;野有美草,则鹿呦其类而共食。人同此心,心同此理也。净宗行人,佛力加持,信光焕发,自然会「随缘开妙法,教众得真情,圣道多辛苦,净土一路平」。

人能弘道,非道弘人。努力将信心的种子遍撒,自然有念佛的花果收成。但持愿心,尽其在我,则弥陀自有安排;得失成败不系胸中。

佛法如镜,对镜见容,闻法知心。背向法镜,以为自己贤善,因而高己慢人;面向法镜,便知其恶无底,深感无地自容。然而我心之恶虽无底,弥陀之力亦无边;信机信法,机法一体,惭愧、欢喜、感恩,「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矣!罪恶有多深,功德便有多大。若如是知,安心开朗,油然而生。卑鄙无耻是我人实相,自己如此,别人何异?所谓「一即一切」。如知既同一丘之貉,便能慈眼相视也。且越知自己之恶机,此心越谦卑柔软,越觉毫无资格计较嫉恨他人。又越知弥陀之法德,体悟弥陀彻底的包容、无限的大爱,便能凡事包容他人、爱护他人。如是信机信法之中,世间美德,亦油然而生矣。

\

对初闻者不用太急,以宿善各有迟速故,「开池不求月,池成月自来」。

善导大师全集将从《大藏经》中影印寄去,但恐怕看了茫然,不知旨归,最后还是要从《观经四帖疏纲要》寻找宗旨。

暇时当以念佛为事,心中妄念不顾也,任其自来自去;信念之中,自有一番佳味。

二○○○年二月十二日

廿七、遵循善导

「愿生彼国」之人应尽形寿念佛,此是弥陀的要求与命令。

吾等凡夫,福薄慧浅,欲理解第十八愿或愿成就文,都应遵循弥陀示现之善导大师「四十八字本愿释」:

若我成佛,十方众生,称我名号,下至十声,若不生者,不取正觉;彼佛今现,在世成佛,当知本誓,重愿不虚,众生称念,必得往生。

此释是原则、标准;依此释,理解之,实践之。法然上人赞此四十八字而言:「此文者,应常称于口,浮于心,寓于目。此文者,四十八愿之眼也,肝也,神也。」

「乃至十念」即是「平生之机,上尽一形;临终之机,下至一念」的念佛,乃至长,乃至短,故言「乃至」。故「愿生彼国」之人应尽形寿念佛,此是弥陀的要求与命令。如何念,念多少,一概不拘,总以不论何时何处何缘,想到就念,出口就念,养成念佛习惯为原则。

二○○○年四月十八日

廿八、难信与易行

虽是难信,然而易行,以行摄信,信在其中。

难信与易行:

「难信」有约法约机之两面:

约法:凡欲成佛,应于多劫之间,广修万善万行,累积成佛因行;因圆果满时,方谓成佛,此是一般佛教之通则。然而净土门,众生不能自修成佛因行,但信念名号,一念顿然圆成佛因,命终往生,证得涅槃妙果;此实超越世间寻常因果报应之理,是世间之人以常识很难相信之法。故元照大师于《弥陀经义疏》云:

「今此法门,不简愚智豪贱,不论久近善恶;唯取决誓猛信,临终恶相,十念往生。此乃具缚凡愚,屠沽下类,刹那超越成佛之法,可谓‘世间甚难信’也。」

约机:一、自力心强固故:于往生之大事,应脱落依靠自力之心,而全托佛力。然而一切众生,于恒河沙诸佛之处发菩提心以来,自力修行,已成习性,舍弃自力心极难;因此,信受他力,全托他力,也是极难。

二、求法心薄弱故:古德云:

至坚者石,至软者水,水能穿石。心源若彻,菩提觉道,何事不成?

故若有热烈求法心,必能生信。然凡夫世俗心深重,求道心微弱,故信心难得,故说难信之法。

虽是难信,然而易行,以行摄信,故言易往。大师云:「莫不皆乘……」又云:「一向专称」。可知但能「一向专称」即是「乘」,信心与报恩,自在其中,六字具足信愿行三义,故「必得往生」。

此是难信易行,以行摄信,信在行中。

二○○○年四月二十八日

廿九、易往与无人

何以易往:愿力不可思议故;何以无人:愿力不可思议故。

三月十二日来函敬悉,因事迟覆,请见谅。所提七问,简答如下:

一、易往而无人:

易往:弥陀成正觉之时,即已成就十方众生往生之一切功德,故愿生者必生,称念者必生,易行易往之极。而人往往以世上何有此易事而疑之,故愿生者稀。

无人:乃稀有之意,与「十方众生」相比则稀,故言无人。若谓「绝无人」,则与「广大会」矛盾,不可以文害义。

又,疑心而杂行回向,亦得往生;然在花胎五百岁,善导大师云「虽得往生,含花未出」。源信大师承此意,而言「往生报土者不多,往生化土者不少」。

又,此句一方面在于赞叹本愿之利益,「易往」直叹愿益,「无人」反显愿益。谓:

何以易往:愿力不可思议故;

何以无人:愿力不可思议故。

凡经中数言「极难信法」,「难中之难」等,皆反显之义。

二、「一切善恶凡夫……」乃第十八愿「取意之文」,取其意而造文,以显佛本怀。此之化风,道绰禅师已然,请阅《安乐集》之编序。

善导大师未曾注解《无量寿经》,是以《无量寿经》中心思想之第十八愿解释《观经》。

三、石经二十一字非《阿弥陀经》之文,乃后人所注解而加入者,梵文本、藏文本及玄奘大师所译本,皆无此句对应之文,故以不补入为妥。当然,讲解时可郑重引用,大大发挥。

四、助念中若见佛、菩萨显现,则亡者定可往生,其益与见十方佛蒙授记同。至于佛七、法会、念佛、梦中等,则另当别论。以若不往生尚在轮回,故属不定。若以究竟而言,虽未往生,以此道种,未来当有度脱之时。

五、助念或法会之人数,或其人之修持,是重要之助缘,影响对方信受念佛,作弥陀与众生之间的桥梁,如下品生之人,若无善知识在旁引导,将见当下直堕地狱。

既是「无穷大」,是不需增减的,本身是至极的,圆满无缺的。

六、「如威者」是「加威者」之误。

七、「失念称名」之「失」无误。

苦逼不遑念佛谓之「失念」;

善友转教口称谓之「称名」。

二○○○年七月三日

三十、为师决疑

道绰禅师于贞观三年四月八日已自预知时至,且化佛住空,天花下散……

《选择集》第十六章所引《新修往生传》(宋、王古辑)善导入定为师决疑之事,此事非实;论道绰禅师于贞观三年四月八日已自预知时至,且化佛住空,天花下散,告以「净土堂成,余报未尽耳」(道宣、宋《高僧传》)。何请徒决疑之有?此乃王古之讹。

只要称名念佛便已具足「叹佛、忏悔、发愿回向、庄严净土」等四种功德,不必别用忏悔之法。

《选择集》第十四章所引是依据鸠摩罗什之《小经》,不过是「取意之文」。道绰禅师、善导大师引用经文多有取其意而造文之例,使后人易读易解。

或问:既然善导大师入定为师决疑之事是讹传,「智慧第一、势至再来」的法然上人为什么没有分辨出,而加以引用呢?

【净宗法师回答】

一、所谓讹传,是现在文献资料齐全的情况下对比才知的。古代文献收集不如现在方便,无从对比甄别,所以只要其说有据,甚至一些口口相传的事也往往被当时的人们当作事实接受下来,不会产生怀疑。菩萨示现,虽知其讹,也不会反其说,说而无凭故,令众起疑故,炫自惑他故,有违化道常规故。

二、法然上人引用此段,为证明弟子之德胜过为师之德,故偏依善导,而非偏依道绰。为化众方便,增人信心故,既有此史料,故且方便引之。

三、有关教理之释,前十六章已尽理明之。故不可以此段意在证明善导大师高德而引之事例,反而怀疑前十六章之释义,侧重点不同故。往生教理依前十六章;何故偏依善导,即依当段。这样才两不相妨。读书要知意,不要死读书。

本文链接:慧净法师书信集 壹、书信篇(21-30章)

上一篇:小和尚注定阳寿16年,却因救活一窝蚂蚁延寿40年

下一篇:尊重所有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