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悲咒全文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佛学新闻

慧明法师话说“大方广”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9-11-15 09:25:35  编辑:  阅读次数:

在中国禅宗史上,干苦力活儿出身的和尚很多,但成了高僧的却不多,唐代有慧能,三岁丧父。稍长,以砍柴为生,养活老母。出家后,开始之时也是碓房舂米的小僧,但后来成了禅宗六祖。在灵隐寺中,也有一位高僧的经历颇像慧能六祖,他就是慧明法师。慧明法师是福建汀州人,在俗时家贫,无力读书,只得务农为生。他是个矮个子,身高五尺余,皮肤黝黑,两颧高耸,头角峥崂,嗓门之大,有如铜钟之响。他的外表接近罗汉堂中那尊降龙伏虎的罗汉。也有人说他像广东南华寺里供奉着的六祖大师慧能的肉身非常相像。许多人不知道慧明法师的行状,也不知道他是哪个时代的僧人。然只要一提弘一法师就明白了,弘一法师就是在慧明法师处受戒的。这么说来,他是与弘一法师同时代的人。据弘一法师的介绍,慧明法师平时不讲究穿着,看上去也不像个高僧的模样,但对人平等,深受当时僧俗两界人士的敬仰。慧明法师何以会从一个没有知识的务农子弟成为一介高僧的呢?话得从头说起:慧明法师因家贫,无以生活,遂决定出家。出家后所做的活计,全是苦行当,如在寺庙里充当菜头、饭头、水头、净头等苦力活儿。可最苦最累,一旦闲下来,他就喜欢像高僧一样趺坐参禅。他这么做,别的僧人还笑话他,觉得像他这么一个目不识丁之人,相貌又生得难看,居然在干活之余,坐在那儿趺坐参禅,学那高僧的样子,简直是癞哈蟆想吃天鹅肉!但他不管,笑自由人笑,坐自由他坐,日复一日,他仍然坐禅不止。据说,早年的时候,慧明法师在宁波天童寺当“行堂”(即斋堂中之厨师)时,每天斋罢,他就用剩饭剩菜喂狗子。他把喂狗子这件事看得比跟趺坐参禅一样重要,一天都不拉下,成了他每天的必修课。而且还要不可思议的是:每当狗子吃完饭菜,他舍不得扔掉狗子吃剩下的饭菜,用水淘一淘,端起饭碗就吃,犹如父母吃孩子剩下的饭菜一般。如此有好几年。一日,他吃狗子吃剩下的饭菜时,忽然哈哈大笑起来。他平时可是个不苟言笑的人呢,怎么突然就笑得如此厉害?同寮们奇怪极了,纷纷聚拢来问他何以发笑。他说:“我常常听人说,狗子有佛性。今天,我终于明白了这个道理。所以就忍不住笑了起来。”同寮们问:“你弄明白什么了?啊?”慧明不言语,仍然不停地笑着。其实,那时的他,已经悟通了佛法知见。就跟当年慧能桶底脱落了一般,悟出了“菩提非树,明镜非台”的道理一样。这正说明了“下下人有上上智”。慧明法师尽管是悟了佛法,但没有经过印证,他仍住在天童寺里做苦力活儿。有一天,寺里有法师在讲经,他悄悄地站在一旁听着。当法师说到“圆觉自性。非性性有。徇诸性起。无取无证”之时,他当下开悟了,豁然见到了本性。他内心的狂喜是无以言表的。有时候忍不住便会对同寮说自己内心的感受,但没人听他的话,根本没人相信像他这样的人也能茅塞顿开,成为高僧。每当他向同寮介绍自己的心得时,同寮们都会讥笑他,说他长成一副天生的苦恼之相,根本不具备高僧的容仪,加上他一字不识,能听得懂深奥的经文吗!如能听懂,除非是六祖慧能转世的!慧明心里有气,回答道:“你们就这么看不起我!好,我就要做个法师给你们看。三年之后,我还要到天童寺来讲经呢!不信,走着瞧吧!”同寮们听他说出这么大口气的话来,故意拍着手掌说:“好好好,欢迎你来讲经。不过,那要等到铁树开了花,黄河水倒流。”慧明也不争辩,收好包裹,走出山门。这一走,慧明法师四处云游,俨然成了善财童子,效五十三参故事,遍访名师与善知识,四大名山都走遍了。时光匆匆,一晃三年而过。那年春天,他听人说,宁波天童寺有讲经法会,寺里的方丈将宣讲“大方广佛华严经”。慧明心想:何不重游故地,亦可趁机听方丈讲一讲经。于是便前往长住挂单。寺里的知客僧一看他的样子,又矮又小,一脸的苦恼相,便把他当作一般的“云水僧”来看,板起脸孔说:“这位师傅有什么事?”慧明法师说:“贫僧是来听经的,前来常住讨个经单。”知客僧觉得好笑,说:“你知道方丈要讲什么经啊!你能听得懂么?”慧明法师说:“什么经?不是讲‘大方广佛严华经’吗?”知客僧乐了,说:“你知道什么叫‘大方广’?你要说得出来,我就准你挂单。”慧明法师一听,不悦了,说:“你这个人好没道理。竟用这等轻慢之心来问法!你要向我求取开示,必得备了一份恭敬之心,搭衣展具,朝我顶礼三拜,然后合掌跪在我面前恭恭敬敬地听着,似你这等轻怠之举,岂能求到佛法?”知客僧一听,此人虽说其貌不扬,可出语不凡,也不能再轻看他,只得说:“师傅请稍坐片刻,我去去就来。”知客僧直接跑到方丈室,对方丈撒着谎说:“刚才寺里来了一僧挂单师傅,说是来听经讨单的。我问他讲什么经。他说是‘大方广佛华严经’。我问他‘大方广’三个字怎么解释?”他的口气硬得不得了,说要问这个问题,除非方丈搭衣持具把他请到方丈来方可讲。你说他架子大不大?”方丈一听,觉得有意思,便把慧明法师请到了方丈,让慧明禅理由当场说不说法。慧明法师说:“和尚要听我说法,可以呀。不过,您得把您的法座与法衣借我一用。”方丈依了他,恭恭敬敬地把他送上法座。慧明法师也不客气,穿上方丈的袈裟,坐上法座,把“抚尺”往案上“啪”地一拍,俨然一介法师派头。随即开言道:“和尚,‘大方广’三个字,名堂可多了。每个字有广中广,广中量,量中广,量中量四种说法。要说‘广中广之义,那是一辈子也讲不完。广中量与量中广两种说法,起码也得讲上个一年半载的。惟有量中量时间可以讲得短一些,你看,我该讲哪一种比较好?’方丈一听此等气势,便觉此僧不简单,若是一般僧人绝说不出这样的话来,不敢轻怠,遂恭敬地说:“那就讲一讲‘量中量’吧。”慧明法师亮开嗓门开说了起来,把“大”、“方”、“广”三个字的体、相、用三生玄义,讲得如同从高山而下的水,一泻千里,滔滔不绝,话语之中,机锋透彻,无所阻碍,足足讲了三个钟头。方丈听得目瞪口呆,面前这位挂单之僧不知是哪代高僧转世,所言之语,全自本性中流出,每一句话,含义深刻,却言简意赅,不落前人巢臼,见解绝妙,引人入胜,三个钟头都不觉其长。方丈跪地而拜,说:“法师高明!法师高明啊!”并诚恳地请他代自己开讲‘大方广’佛华严经。慧明法师故作谦虚地说:“贫僧岂能越职而为!”方丈再一次以诚相邀,他才答应了下来。那天,跟往常方丈讲经的情形一样,众僧早已在法堂上静候了。只见方丈领着一位矮小的僧人从方丈室走出来,并将他引上法座,对众僧说:“今天,就由慧明法师代老衲讲经。”有些僧人觉得坐在法座上的那位法师有些面熟,似在哪儿见过。一时又想不起来。后来,有人终于想起来,这不就是三年前夸下海口的慧明吗?三年一过,他居然真的坐在法座上讲经了!眼瞧着他披着袈裟,持着尘拂,往法座上一坐,确实有几分法师的威仪呢。但不知他到底能不能讲经,一堂经讲下来,众僧都惊呆了,慧明的经居然讲得一点都不比方丈差! 这是慧明法师平生里的头一次讲经,也是别人尊称他为“慧明法师”的开始。这一次讲经,在丛林里产生了极大的反响。慧明法师是一堂经成名!各方丛林纷纷请他去升座讲经,每堂经听者云集,座无虚席。因他不是靠生搬经文里的字句来说法的,而是靠了自己的领悟与见解去讲的,所以,大家听起来觉得新鲜有趣。尽管,他没有多少文化,但讲起经来,语句鲜活,听起来朗朗上口,如有时他会说:“花开朵朵艳,梅瓣片片香。”语虽浅则,含义却深,语境亦美,非一般讲经僧所能比!但凡道行高深的僧人,别人推荐他去当一寺之主持,是肯定会乐意接受的,而慧明法师就不同凡俗。话说1920年间,杭州灵隐寺改为十方丛林(灵隐寺原系子孙派系寺庙),杭州地方诸山长老及护法居士们商讨首任主持的人选。经大家再三商量,决定请德高望重的慧明法师出任首任主持,谁知被他拒绝了,怎么请都不答应。后来大家商量了一个骗人的办法,说是当地几位著名的居士请他到灵隐寺去吃斋饭。慧明法师厚道,不疑有他,欣然前往。当他跨进灵隐寺时,只见两旁站满了成排的僧众,全都搭衣持具在迎接他。他一看苗头,转身拔腿便跑。大家追上去拦住他,要他回去。他不肯,就地一坐,双眼一闭,盘起腿来坐禅了。大家想:正好,抬他去。抬进天王殿,钟鼓大作,鞭炮齐鸣。慧明法师大哭大叫着。一直把他抬到方丈室,他仍在哭闹。众人也不理会他,齐刷刷地朝他跪下,磕着头说:“向法师道喜。”他边哭边说:“何喜可道!我只会念经讲经,不会当主持,你们这样子爱我,实在是害了我啊!请你们发发慈悲,饶放了我吧。求求你们了。”说完继续哭着。众人也都百折不找,干脆跪在地上苦苦相求,如果他不答应,大家就不起来。没办法,他只得边哭边说:“好吧。我就当当看了。”当了主持的慧明法师仍同以前一样,根本没有什么架子,经常同那些菜头、园头、门头、水头们混在一起,不认识他的人,压根儿就不知道他是谁。他从不吃私菜,每天都是过堂吃饭,与众僧粒米同餐。卧室里的摆设简单得紧,一床一破被,两件破衲衣和一套破旧的换洗衣裤加上一只土茶壶与一只土茶杯。许多信徒、居士经常会送他衣裤或“红包”糖果、糕饼等物,放上两天,他不是送给寺里的库房,便是送给那些“耍罗汉”们了,这些人没钱,衣裤破旧,有上顿没下顿,许多寺院都不欢迎他们。慧明法师除外,所以,他们经常来找他。他一见他们来了,就把衣裤及供口送给他们。他有一句口头禅:“房里有了这些葛藤(指信徒送来的东西),我睡不着觉。”大多的时候,慧明法师都在菜地里种菜、挖地、浇粪便,举凡劳作的事,样样都做,与出家当初做苦力的时候一样。一九二八年,蒋介石下野,曾到灵隐寺游览,因慕慧明法师的为人与道风,特地到方丈室去拜访。可等了半天,不见他人。便问侍者,最后在菜园子里看到了他,只见他身着短衫破衲,手持粪瓢,在地里浇菜。蒋介石为了表示自己的风度,也只得站在菜园子里同他说话。却忍不住用手捂住了鼻子,那地里的粪臭实在是难挡啊!慧明法师不喜欢别人把他当回事,每次有寺宇请他去讲经,他都是悄悄地去,装作一般挂单的僧人模样。人家便会把他安排在下客房,他也不作声。直到要请他上堂讲法了,众僧才知道原来寺里挂单了好几天的僧人就是大名鼎鼎的慧明法师!一般情况下,像他这样有著的高僧前往寺宇讲经,众僧们均会到山门外列队迎接的。他不爱这场面。他说:“我怕惊动大家,我乐意挂单生活。”一个僧人能够始终如一地过一种简单的挂单生活,谈何容易!尤其是对一个已经得悟了的高僧来说。如不是自己要坚持这种简单的生活,其他人都不会同意你这样做的。一寺之主,又是一代高僧,岂能如此随随便便去挂单?然慧明法师做到了!1930年冬天,慧明法师圆寂了。其灵骨供养在灵隐寺里,使得其道风长存!

\

\

本文链接:慧明法师话说“大方广”

上一篇:寺院都有哪些称呼

下一篇:尊师重道方能获法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