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悲咒全文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佛学新闻

悲愤与谴责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9-11-11 09:30:46  编辑:  阅读次数:
悲愤与谴责

  悲愤与谴责

  小海的遭遇在湟源县引起轩然大波,在悲愤与谴责的交织下,善良的人们在思考着,小海今后会怎样?那个曾经让他受伤的家庭能够让他今后幸福吗?小海的父亲是否会将社会的谴责变成一种报复,释放到小海身上?这些我们都不得而知。

  2007年11月2日早上,湟源县城关镇光华巷164号院门前挤满了人,清冷的空气中夹杂着人们的小声议论,透过164号院门的缝隙向里张望,人们看到的是令人难以置信的一幕一个小男孩被一条拴狗的铁锁链套住脖子锁在屋外的窗台下

  上午九点多,湟源县万安街社区工作人员李强接到社区协管员的电话,说是城关镇有一个孩子被父亲用拴狗链锁在自家的院子里!李强马上意识到这件事的严重性,必须马上报警!李强给城关派出所打了电话,城关派出所民警立即赶来,同万安街社区工作人员一起,赶到光华巷164号时,邻居们已经将院门围得水泄不通。

  社区工作人员找来房院的主人炎西早(化名)和妻子,打开院门,看见一个瘦弱的小男孩被一根长长的铁链拴住脖颈,一把黄色的铁锁将孩子牢牢锁在窗沿下。民警询问得知,孩子叫小海(化名),今年12岁,而刚刚打开院门的炎西早是这个孩子的亲生父亲,也正是这个亲生父亲用铁链将小海锁在了院子里。铁链被取下后,孩子的脖子上两道血红的伤痕清晰地呈现在众人眼前。小海穿着单薄的衣裤,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看到小海冻得蜷缩成一团,邻居们愤怒了,纷纷谴责小海的父母不该这样狠心。民警试图将小海扶起来,却发现小海站不起来,民警们让小海坐在台阶上,小心翼翼地脱下小海的黑布鞋,冻伤的脚上流出的血、脓水和袜子紧紧粘连在一起,青紫色的脚背肿得像馒头一样,冻烂的脚趾正在溃烂流脓,整个小腿也是青紫色。小海的手同样惨不忍睹,手背高高肿起,皮肤如同龟裂的老树皮!看到这么多人进来,小海哭了,哭声刺痛了所有在场人的心,有些邻居转过身去不忍再看。湟源县电视台的记者用摄像机拍下了这惊人的一幕,也留下了一个孩子被亲生父亲虐待的铁证。

  人们来到他的卧室煤房,煤房里没有床铺,寒冬腊月,可怜的小海就或蹲或坐,睡在煤房里,他的铺盖是一件防寒服。住在小海家隔壁的哑巴奶奶向众人比划着,小海经常在夜里遭到父亲的毒打,由于动静太大,常常引得巷子里的狗整夜狂叫。有时,小海的父母不让他进屋,不给他吃的。城关镇派出所的民警捐款将小海带到医院作全面检查。医生诊断,小海的手足二度冻伤,身上多处软组织挫伤,也就是说,除了受冻,小海还经常遭到毒打。

  12岁的小海,看上去只有六七岁的样子。在他两岁的时候,父母离婚,母亲扔下他一走了之,做木工的父亲一边打工一边带着他。小海5岁时,父亲将他送回了江西老家。两年前,父亲又将他接到身边,此时,家里多了三个人,一个是他的继母贺莲(化名),还有一个姐姐、一个哥哥,两人比他大很多,在这个新家里,小海很不习惯。

\

  小海给邻居最深刻的印象就是经常吃不饱。无论是吃饭时间还是平时,小海总是一副饥饿的样子,遇见巷道里的孩子时,小海总是用祈求的目光看着他们,给我点馍馍吃吧,我很饿。到了邻居家,小海也总是讨要吃的。一位大婶说,有一次,小海来到她家,向她要馍馍开水,大婶就拿给他吃,小海正在狼吞虎咽时,听到父亲找来了,惊慌失措的小海跳上炕,把馍馍藏在枕头下面,之后跟着父亲回家了。第二天,小海又来了,婶婶,我昨天放在床上的馍馍呢?给我吃吧,我饿还有一位邻居,家里种了很多胡萝卜,都堆放在厨房里。有一次,小海来到她家,看到地上的胡萝卜,小海的眼睛亮了起来,在求得邻居的同意后,小海开始吃地上的胡萝卜。邻居怕他吃坏了肚子,劝他慢点吃,可是饥饿的小海顾不得擦去胡萝卜上的泥土,一口气吃了十几个,看得邻居心里发酸。

\

  整个湟源县城都被小海的事震惊了,城关镇派出所对炎西早作出行政拘留5天的处罚决定。面对人们的谴责,炎西早一再声称自己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小海手脚不干净,有偷东西的习惯,从邻居的食物到同学的文具,小海见什么偷什么。12月28日,小海所在的校园内到处都是孩子们的欢声笑语,小海的同学们正在踢毽子,家人的呵护与学校的关怀让这些孩子幸福得像花儿一样。小海曾经的班主任感受着眼前孩子们的快乐,不禁回忆起小海上学时的情景。当时小海的学习成绩还算可以,但是经常迟到,而且到校以后就睡觉,并且时常告诉老师自己很饿。从此以后班主任每天早上都会给小海带一个馒头。有一次,小海来上学的时候一瘸一拐,老师询问之后得知小海被父亲打了,学校与炎西早联系,炎西早告诉老师,因为小海偷东西所以才给他惩罚。可是,班主任却说,这么多年,自己并没有发现小海偷同学东西,看到小海没有文具,同学们经常会给他送一些文具。小海的邻居们说,小海经常向他们要吃的,但并没有发现他偷过大家的东西。

  12月28日,我们来到小海家采访,炎西早和贺莲对着我们咆哮起来。贺莲说:屁大的一点事情,至于闹得满城风雨吗?当着小海的面,炎西早开始向我们历数小海的种种罪行,偷盗、撒谎、逃学、挑拨父母关系做父亲的把这个只有12岁的孩子说得一无是处,在炎西早的言语和表情中,我们找不到一个父亲应有的慈爱,更感受不到一丝丝人间的温情,而站立一旁的小海只是默不作声地听着父亲对自己的评价。

本文链接:悲愤与谴责

上一篇:快乐,是一种坦荡的习惯

下一篇:宣化上人:发财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