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阿育王经

阿育王经全文 第七卷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9-06-26 11:04:46  编辑:僧伽婆罗 译  阅读次数:

大悲咒大悲咒全文佛经大悲咒全文

阿育王经全文 第七卷

佛弟子五人传授法藏因缘品第七

世尊付法藏与摩诃迦葉(翻大龟)入涅槃。摩诃迦葉付阿难(翻欢喜)入涅槃。阿难付末田地(翻中)入涅槃。末田地付舍那婆私(翻纻衣)入涅槃。舍那婆私付优波笈多(翻大护)入涅槃。优波笈多付絺征柯(翻女)优波笈多在摩偷罗国教化弟子。有成阿罗汉者。辄令投一四寸筹于石室中。室广十二肘长十八肘。自作誓言。筹若满室当入涅槃。筹既满已乃入涅槃。以法付嘱弟子絺征柯。絺征柯是满室筹中最后弟子。优波笈多语絺征柯言。昔佛以法藏付嘱迦葉。迦葉以付嘱阿难。阿难以付嘱末田地。末田地以付嘱和尚。我今以此法藏付嘱于汝。付嘱既竟。却后七日而入涅槃。天人展转相告满阎浮提。阿罗汉十万人和合共来供养。学人及优婆塞优婆夷不可称数。乃至涅槃时至。身腾虚空行住坐卧身上出水身下出火。现十八变。诸天世人莫不欢喜。然后以筹而自阇维。尔时一千罗汉同入涅槃。乃至絺征柯受护法藏。

迦葉因缘

长老摩诃迦葉涅槃因缘。尔时梯毗梨迦葉。修多罗毗尼阿毗昙一切皆诵。以愿智令知三藏。受身证灭尽三昧。得总持四辩与五百阿罗汉结集法藏。佛所说法次第付嘱与诸胜人。处处流布常视读诵勿令遗失。于一切众而为饶益。常自思惟。我年已大老死无常。作此思惟。依佛所说依力已受。善友受经法子已生。以现佛恩少报佛恩。谁能一切悉报佛恩。一切同学于法和合。多时持身以摄世间。多时担身已大疲极。以臭身疲极。涅槃时至。复说偈曰。

已结修多罗  以修治道路

世尊之法语  处处广宣说

复说偈言。

无惭愧已除  已摄有惭愧

已作自饶益  我涅槃时至

是时摩诃迦葉往至阿难处。语长老阿难言。世尊付我法藏。付已而入涅槃。我今欲涅槃。以法藏付汝。汝当受持。尔时王舍城当有商主儿生。以舍那衣覆。是故名舍那婆私。舍那婆私入大海。后归于世尊法。当修供养。汝当教化令其出家。汝当以佛法藏以传与之。尔时摩诃迦葉以佛法藏付长老阿难。付法藏竟。作是思惟。是我世尊大慈悲。难作已作。教化周遍。无边功德以造此身。世尊舍利处处供养。我应入涅槃。汝自当知是我可作无有别事。复说偈言。

是我世尊  摩诃慈悲  世尊舍利

我已供养  菩提三昧  之所出生

难作已作  最后供养

摩诃迦葉以神力往四支征(音知荷反生处成道处转法轮处涅槃处)。以第一恭敬礼拜供养。八舍利塔亦复如是。复入于龙宫以修供养。譬如师子王入于池湖。无有怖畏深大不动清净无垢。于彼佛牙供养已竟。譬如龙王出于虚空。一瞬眼顷至忉利天宫。时帝释及诸天欢喜供养。供养既竟。意欲从彼而入涅槃。是时帝释见此事相。语迦葉言。念于净行常住山中。以何意故。而来至此。此处孤独无有归依。是时挮毗利摩诃迦葉语帝释言。憍尸迦。我乐看佛牙及佛天冠摩尼宝珠钵多罗等。是我最后。应为供养。复说偈言。

为说苦尽  是故我来  为看佛相

是故我来

阿育王经全文 第七卷


帝释及诸天。闻迦葉语一切懊恼。恭敬彼故。而以两手。捧持佛牙以授迦葉。迦葉顶受目不暂瞬。以漫陀罗华(翻圆华)薄拘罗华(翻曲华)牛头栴檀周流那(翻未香)以此供养。摩诃迦葉语帝释及一千诸天。汝当修不放逸。是时迦葉于须弥山顶忽然不现还王舍城。尔时长老迦葉以佛法藏付嘱阿难。是时阿难日日随从迦葉后行。阿难语迦葉言。莫入涅槃。是时迦葉告阿难言。我今与汝各随所入。尔时阿难早起着衣持钵入城乞食。是阿难以三可爱和合。一者名可爱。二者闻可爱。三者色可爱。彼人见色不厌。闻说法不厌。迦葉亦早起着衣持钵入城乞食。迦葉思惟。我本有约。入涅槃时当往见阿阇世王。是时迦葉入王宫内语看门人。我今住此。欲见大王。汝可入宫白王令知。门人答言。王今正眠。须王眠觉当为启闻。迦葉语言。汝可觉王。门人答言。王不可觉。觉必大嗔。嗔必治我。长老迦葉语门人言。王若觉时。汝当白王。迦葉今来欲入涅槃。故须见王。是时迦葉入城乞食。乞食竟入鸡足山。破山三分。于山中铺草布地。即自思惟。而语身言。如来昔以粪扫之衣覆蔽于汝。至于弥勒法藏应住。复说偈言。

我以神通力  当持于此身

以粪扫衣覆  至弥勒佛出

以此故弥勒  教化诸弟子

尔时迦葉起三三昧。一者如入涅槃竟。被粪扫衣。以三山覆身。如子入母腹而不失坏。乃至弥勒法藏应住。二者若阿阇世王来山应开。迦葉思惟。若阿阇世王不见我身当吐热血死。三者若阿难来山当开。是时从三昧起舍命入涅槃。入涅槃竟。地六种震动。帝释等无数天人以天诸花供养迦葉身。三山还合以覆其身。帝释及诸天远离故生懊恼。即说偈言。

我等今日  远离迦葉  心生懊恼

不能自胜  毕钵窟天  众难法生

摩伽他人  生贫孤独  一切世间

无有归依

今此迦葉  第二佛灭  正法山堕

正法船动  正法树落  正法海涌

魔王欢喜  摄受法乱

作如是语已忽然不现。时阿难入王舍城未出。迦葉入涅槃。长老阿难王舍城乞食竟。思惟无常乃至。阿阇世王眠中梦见其母姓灭。惊此梦故怖畏起觉。门人白王。迦葉向来欲见王当入涅槃。王闻其言。闷乱堕地。傍人以水起王。王得少醒往竹林中。礼阿难足。礼已复起懊恼啼哭说言。我今闻长老摩诃迦葉入涅槃。阿难答言。大精进已入涅槃。尔时阿阇世王语阿难言。看迦葉身我欲供养。阿难将王至鸡足山上。是时阿难见诸罗刹护迦葉身。阿阇世王亦如是见又见天花覆迦葉身。见已举手拍头以一切身接足作礼。如象触树倒。礼已便欲觅薪以阇维之。是时阿难语言。大王。今何所作。王答言。我欲烧迦葉身。阿难答言。莫烧莫烧。此身神力所持。乃至正觉弥勒佛九十六千万弟子围绕来至此处。取迦葉身现诸弟子。时弥勒说言。此迦葉是释迦牟尼弟子。少欲知足最为第一。又结集释迦牟尼法藏。复说偈曰。

此仙比丘姓迦葉  释迦牟尼大弟子

最胜善见益世间  是其受持彼法藏

阿育王经全文 第七卷


是时弥勒弟子生念。彼时人身小。释迦牟尼身。为如是。为当大。是时弥勒佛见其弟子而语言。摩诃迦葉身粪扫僧伽梨。是释迦牟尼世尊僧伽梨衣。彼弟子闻已忧愁。故九十六千万弟子当得证阿罗汉果。复得受持戒行功德。复次于山顶应起塔。阿阇世王还其城内。是时三山还合更覆其身。阿阇世王即于山上更复起塔。以种种香花供养。

阿难因缘

尔时长老迦葉入涅槃。时阿阇世王礼阿难足说言。长老佛入涅槃我不见。长老摩诃迦葉入涅槃亦不见。若长老欲入涅槃。愿来见我。阿难答言。如是。乃至舍那婆私商主从海而还。舍那婆私以其宝物。安置室内。往竹林中。是时长老阿难于讲堂门立。尔时舍那婆私往阿难所。到已礼足于一处坐。舍那婆私语阿难言。长老当知。我从海中安隐得还。今欲于佛等一切众僧。作五年功德大会。今佛何处。阿难答言。世尊已入涅槃。舍那婆私闻已闷乱躄地。傍人以水起之。少时得醒。仍说言。长老舍利弗何处入涅槃。如是摩诃目健连摩诃迦葉等何处入涅槃。问已复言。长老我欲作五年功德大会。阿难言。随汝意作。乃至广设。作大会已。阿难语言。汝已于世尊法藏作五年功德竟。今日当作以法摄受。舍那婆私答言。长老。云何教我。是时阿难语舍那婆私言。汝当于佛法藏出家。舍那婆私答言。如是。长老阿难为其出家受具足戒。乃至究竟第四羯磨。舍那婆私复受大戒。受我当至死着舍那衣。长老阿难受持八万四千法门。乃至佛所说。诸罗汉所说。舍那婆私悉能受持。具足三明通达三藏。尔时长老阿难住于竹林。是时有一比丘诵斯伽陀(翻不等偈)

若人百年生  不见水白鹭

若人一日生  能见水白鹭

是人有智慧  名胜彼百年

是时阿难将其游行。闻其所说而语言。汝诵此偈非佛所说。当言。若百年生。不见生灭。若一日生。能见生灭。是人有智。胜彼百年。复次二人谤佛。一者不信嗔恚故谤。二者虽信不如法受持修多罗义。亦名谤佛。如人无足无口此人无用。捘底(不解翻)阿票多(翻无患子)。此二人不能善受修多罗义亦如是。复说偈言。

痴人不聪慧  其为无可用

聪慧不受法  具慧则为毒

正智闻可说  则得解脱果

是时彼诵偈比丘还其师所。说阿难言。世尊所说。若百年生不见生灭。若一日生能见生灭。胜彼百年。彼师语弟子言。阿难已老其念无力。复说偈言。

若人老至  失其念力  智慧身力

一切皆老

复语弟子。依汝所诵。莫从彼语。乃至阿难复往其所闻说本偈。长老阿难语言。我已语汝。此非佛说。彼答阿难。我师说言。阿难已老其念无力。阿难思惟。欲往其师所为说此义。复观其心受我语不。即见其心不受此义。复更思惟。有余比丘能为说不。亦不见人能为其说。阿难念言。若佛在世我当白佛及舍利弗目揵连迦葉等。今佛等悉入涅槃。我今亦欲随入涅槃。以佛力故法住千年。复说偈言。

如彼诸仙人  当皆已过去

我今与彼等  无有差别相

今我自思惟  犹如鸟随风

彼已入涅槃  能除诸垢结

于世间为灯  为除无明闇

除彼大精进  无量律仪者

今唯我一人  如林余一树


是时阿难付嘱舍那婆私。复说世尊付法藏摩诃伽叶竟入涅槃。摩诃迦葉付嘱我竟入涅槃。今我欲入涅槃。此佛法藏应当受持守护。于摩偷罗国有山名优流漫陀(翻大醍醐)。摩偷罗国有长者生二子。一名那哆(翻无)。二名婆哆(翻军)。是佛所记。于彼山中应当起寺。复有摩偷罗国卖香商主名笈多。笈多当生儿名优波笈多。汝当教化令其出家。其是世尊所记无相佛。我涅槃百年后当作佛事。是时舍那婆私答言。如是。长老阿难已付法藏于舍那婆私竟。早起着衣持钵入王舍城乞食。阿难思惟我有约。入涅槃时。当往见阿阇世王。是时阿难即入王宫语看门人。我今住此欲见大王。汝可入宫白王令知。门人答言。王今正眠。须王眠觉当为启闻。阿难语言。汝可觉王。门人答言。王不可觉。觉必大嗔。嗔必治我。长老阿难语门人言。王若觉时。汝当白王。阿难今者欲入涅槃。故来见王。是时阿难入城乞食。乞食竟即自思惟。若我于此入涅槃。阿阇世王不以我身分与毗舍离人。毗舍离人于阿阇世王必当相嗔。若我于毗舍离国入涅槃。毗舍离人必不以我身分与阿阇世王。阿阇世王于毗舍离人必复相嗔。是故我于恒河中入涅槃。是时长老阿难往恒河处。阿阇世王于眠中梦见伞柄折而伞不堕。惊此梦故怖畏起觉。门人白王。阿难向来欲见大王。当入涅槃。王闻其言闷乱堕地。傍人以水起王。是时王得少醒即自思惟。长老阿难欲于何处当入涅槃。是时有林中天。语阿阇世王言。长老阿难佛法生子守护法藏。其以作心令三有灭以寂静意。往毗舍离国为涅槃故。是时阿阇世王集四种兵。象马车步。往恒河岸。毗舍离国复有天人说偈语毗舍离人言。

此仙阿难陀  以除无明闇

于世间多人  等起慈悲心

入毗舍离国  为欲入涅槃

是时毗舍离人离车毗(不解翻)。复集四种兵。象马车步。往恒河岸。是时阿难上船往恒河中。阿阇世王来逮阿难合掌说偈。

佛子入涅槃  于三世间等

佛面如莲花  今已入涅槃

汝是我等归  不应舍离我

是时毗舍离人。礼阿难足合掌说言。汝于此处人天所念。而今欲灭。瞿昙于此世间最胜自在眼如莲花。为饶益孤独故应当摄世间。长老阿难作是思惟。若我入摩伽陀国离车毗人当懊恼。若我入毗舍梨国时摩伽陀王复当懊恼。我于今日当思所宜。既已知时。即说偈曰。

以半功德法  与摩伽陀王

复以半功德  与离车毗众

如是此二人  当正修供养

长老阿难于涅槃时大地六种震动。尔时于雪山有一仙人五通具足。共五百弟子。彼仙思惟何故地动。其见阿难欲入涅槃。乃至共五百弟子往阿难所。到已礼足合掌说言。我于长老当得佛所说法及出家具足修净梵行。长老阿难生念。我一切弟子应当来。生此念时五百弟子阿罗汉一切来集。长老阿难即以神力转此大地。乃至仙人及五百弟子出家受具足。于第一羯磨仙人及五百弟子得须陀洹果。于第二羯磨得斯陀含果。于第三羯磨得阿那含果。于第四羯磨除一切烦恼得阿罗汉果。仙人及弟子于恒河中出家。是故名末田地。是时末田地作所作已礼阿难足说此言。如世尊最后与须跋陀出家须跋陀前入涅槃。我不乐见和上涅槃。和上亦当听我前入涅槃。长老阿难语末田地言。世尊付摩诃迦葉法藏入涅槃。摩诃迦葉付我入涅槃。我今欲涅槃。此法藏汝应受持。佛已说罽宾国第一坐禅寺。我入涅槃百年后当有比丘名末田地。是其应持法藏入罽宾国。是故汝应将法藏入彼国。末田地答言尔。长老阿难付法藏与末田地竟。现神通力作十八变。于虚空中行住坐卧。入火三昧。入三昧竟。从其身中出种种色青黄赤白。或身上出火身下出水。或身上出水身下出火。是时阿难其身端正。譬如名山出清流水及种种花。阿难思惟。欲分此身半与摩伽陀王。半与离车毗众。是时以神通力遂檀越心。以智慧金刚破其身山。半与摩伽陀国。半与毗舍离众。乃至阿难入涅槃。阿阇世王与诸天人供养半身。毗舍离人复供养半身。有二塔。一在王舍城。一在毗舍离。

末田地因缘

是时长老阿难入涅槃。末田地思惟。我和上教我将佛法藏入罽宾国。时末田地往罽宾国坐于绳床。更复思惟。此罽宾国龙王所领。若不伏之不来我界。应入如是三昧。以三昧力。令罽宾国六种震动。乃至龙王不能自安。于是龙王。至末田地所。时末田地入慈三昧。龙王兴风吹袈裟角不能令动。复起雷雨。末田地神力变其雷雨。皆成天花优钵罗拘牟头分陀利花等悉皆堕地。乃至复以种种器仗欲害末田地。复以神力变其器仗亦成天花。复以大山压末田地。复变大山而成天花。即时空中而说偈曰。

大风吹动  不移衣角  雷雨器仗

变为天花  譬如雪山  日光所照

悉皆镕消  无有遗余  入慈三昧

火不能烧  器仗毒害  不近其身

阿育王经全文 第七卷


于是龙王惊恐往末田地所说言。圣人教我何作。末田地言。此处与我。龙王答言。不可得也。末田地言。此处佛所记。当起最胜坐禅处名罽宾国。龙王复言。此是佛所记耶。末田地答言。如是。龙王复言。欲得大小地耶。末田地言。欲得如床处。龙王言。如是我与。是时末田地以神通力广其坐处。如究涂卢那筏砢(不解翻)覆此大地。龙王复言。几人相随。末田地言。有五百阿罗汉。龙王复言。若五百阿罗汉少一人者当夺住处。是时末田地自思惟。乃至法藏当有五百阿罗汉不。其见不减乃至过数。答龙王言。如是。长老复言。若有受施应有檀越。我欲将白衣入罽宾国。龙王答言。如是。是时末田地。将众多白衣入罽宾国立聚落城邑。诸白衣语末田地言。我今于此云何自活。时末田地以神通力。将诸白衣入揵陀摩陀那(翻香醉山)山。至已诸白衣掘取官久摩(翻郁金香)还罽宾种。是时香醉山中诸龙王嗔。末田地教化降伏。诸龙王问末田地。世尊法藏住当几时。末田地答言。经一千年诸龙王作约。至佛法住听住彼国。末田地答言。如是。时末田地取郁金香至罽宾国种。乃至世尊法藏住。是时末田地广布法藏。现种种神力与诸檀越。共学佛法令其解悟。然后涅槃。如水灭火。以牛头旃檀种种香木阇维其身。收其舍利为之起塔。

舍那婆私因缘

尔时长老阿难入涅槃。时舍那婆私往摩偷罗国。于中路有寺名贫陀婆那(翻丛林)。舍那婆私住寺一宿。寺有二老比丘。论议说偈。

无犯第一戒  择法第一闻

是比丘谓是  舍那婆私说

时舍那婆私语二比丘。汝所说义非我所说。正法和合是我所说。长老先过去世于波罗捺国有一商主。与五百估客欲入大海。于其中路见辟支佛病。商主留诸估客看辟支佛。以医所说药商主亲自料理。时辟支佛病得小差。尔时商主取舍那衣。衣本粗涩。更浣染治令自其软滑。浴辟支佛以衣施之。白言。世尊。此衣粗涩。世尊浴竟愿纳受之。辟支佛答言。善男子。我老。随舍那婆私出家。以此衣覆我身得圣法。今着此衣至入涅槃。商主白言。莫入涅槃。乃至我入海还当以衣服饮食卧具医药供养世尊。至未入涅槃。我今入海不得住此。辟支佛言。我今不得不入涅槃。汝已大作功德。当生欢喜。时辟支佛即为商主现十八变。现神变已即入涅槃。商主供养其身作此誓愿。我于此比丘修诸功德。以此善根如其所得我当得之。时商主者我身是也。是故我今值最胜师令我得道。我着舍那婆私衣。于世尊法藏出家。以舍那婆私覆身得道。以舍那婆私覆身入涅槃。我常着舍那婆私。于白衣处亦着此衣。是故我名舍那婆私。我受具足第四羯磨竟复受大受。乃至未入涅槃恒着舍那婆私。是故复名舍那婆私。是时长老舍那婆私次第行至摩偷罗国。往优流漫陀山坐于绳床。优流漫陀山有二龙王兄弟。与五百诸龙相随。舍那婆私思惟。我不伏之不得教化。即以神力动山。二龙王嗔往舍那婆私处。起疾风雨及以出火。舍那婆私入慈三昧能令风雨及火不近其身。变其水火悉为天花。谓优钵罗花拘牟头分陀利花等悉皆堕地。复起雷电亦以神力变其雷电皆成天花。复以种种器仗欲掷舍那婆私。亦以神力变为天花。复以大山欲压舍那婆私。亦变大山而为天花。即时空中而说偈曰。

暴风疾雨  不能为害  雷电器仗

变为天花  譬如雪山  日光所照

悉皆镕消  无有遗余  入慈三昧

火不能烧  器仗毒害  不近其身

于是二龙王往舍那婆私处白言。圣人教我何作。舍那婆私答言。我欲于此山中起寺。汝当听我。龙王答言。不可得也。长老言。世尊已记。我入涅槃百年后。于大醍醐山寂静最胜处当起寺。名那哆婆哆。龙王复言。世尊已记耶。长老答言。如是。龙王言。若世尊已记我听。是时长老思惟观察。那哆婆哆寺檀越为生已未。见其已生。时舍那婆私早起着衣持钵入偷罗国乞食。乞食已往那哆婆哆檀越处。至已语檀越言。善男子。汝当与我金钱。我欲于醍醐山起寺。那哆婆哆兄弟二人语舍那婆私。我不能也。长老语言。佛已记汝二人于大醍醐山当起寺。二人答言。若佛所记我当起寺。乃至二人于山起寺。服饰等物悉皆具足。故名此寺为那哆婆哆。

本文链接:阿育王经全文 第七卷

上一篇:华严悬谈会玄记卷第十二

下一篇:第三十六卷 阿毗昙毗婆沙论

经藏网